鴻海去年財報失色,郭台銘提 241 億元現金回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11 日 10:00 | 分類 Apple , 公司治理 , 手機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去年上任後,繳出「三率三降」的成績單,是市場預料中事。創辦人郭台銘近日質押 43 萬張鴻海股票,到底為哪樁?

除了「媽祖託夢」,相信很多人都還記得郭台銘去年說過的話:「沒有郭台銘的鴻海集團,一定比過去做得更好、更棒,而且做得世界領先。」

這是郭台銘 2019 年 5 月 4 日,在美國威斯康辛州受訪時,對媒體信誓旦旦的說法。一個多月後,他在鴻海股東會卸下董事長一職,並再次強調,「不會保留集團總裁的頭銜,不會再回來,也不會干涉營運。」

不過外界認為,上述說法必須建立在郭台銘選上總統為前提。但後來,他以母親生病為由,最終退出總統參選,也鮮少為鴻海發表意見,讓外界不禁好奇,郭董難道真的不管了?

不過,隨著武漢肺炎疫情今年初爆發,由中國一路燒向歐美,郭台銘的聲量開始驟增,時而為自家口罩產線爭取建置,又時而剖析國際商業局勢,似乎有回歸鴻海之勢。

箇中原因在於,郭台銘還沒等到 2019 年財報公布,身價早一步縮水。根據證交所大股東持股異動公告,郭台銘連續 8 個月緊握鴻海股票,總計持有 133 萬 7,938 張,今年來鴻海股價從 90.8 元跌至 3 月 30 日收盤價 70 元計算,今年來郭董身價已縮水 27.83 億元。

▲ 劉揚偉。

關鍵 1》去年三率創新低,2020 年首季不樂觀

3 月 30 日下午,鴻海公布 2019 年簡易財報,大致符合市場預期。雖然全年營收達 5.34 兆元,續創歷史新高,但俗稱「三率」的毛利率、營益率、淨利率,卻難逃市場結構調整、智慧手機需求減弱,以及基期因素,全面跌入歷史谷底。

由於疫情衝擊終端市場需求,鴻海董事長劉揚偉日前坦言,四大產品線,包括消費暨智能產品、企業產品、運算產品、元件和其他產品,在今年首季都不太樂觀,營收季減 15%,較去年同期衰退 10%~15%。

不過,劉揚偉面對財報表現仍語帶樂觀,「武漢肺炎應為短期影響」,第一季營收下滑,若在第二季需求訂單遞延恢復後,預估上半年營收與去年同期持平。「受疫情影響,昔日所稱『五窮六絕』的營收狀況,今年應該是二絕三窮」,劉揚偉說。

7 家外資則力挺鴻海,不約而同選在 3 月 4 日法說會結束後,表態重申鴻海「買進」評等,其中有一亞系外資認為,全球布局有助於鴻海分散製造據點,看好有能力度過短期利空。

但高盛證券大中華科技產業研究部門主管張博凱也提醒說,「鴻海面對經濟衰退預期,恐難逃營收及毛利的更大挑戰。」

不過,率先喊出財測無望的蘋果,在日前無預警推出春季新機,一改過往召開發布會,逆勢在官網預購、銷售 iPad Pro 和 MacBook Air 等新品。法人認為,新品上市時程未受牽累,無疑為鴻海營運第二季注入強心針。

關鍵 2》轉投資獲利成效浮現,夏普卻給郭董兩考驗

縱使去年轉投資事業開始有起色,富智康虧損大幅收斂,鴻騰獲利維持穩健,且劉揚偉上任後推動工廠自動化的投資效益浮現、人民幣貶值等因素,鴻海稅後純益達 1,153.09 億元,但獲利仍下探 6 年新低。

曾稱為「不完美交易」的夏普,連續 12 季獲利,鴻海副總裁兼夏普社長戴正吳指出,內部已訂立三大成長策略,包括轉型升級 AIoT、加強業務管理及擴大 8K 聯盟合作。

鴻海持股 44.55% 的夏普,如今卻面臨兩大難題,戴正吳有意將核心業務的面板分拆,藉由外部籌措更多資金與資源,並進一步布局先進面板製程。「最晚希望 2021 年底前完成」,而他口中的關鍵時間,正是卸下會長職務前。

戴正吳接受《日經》專訪時坦言,新接班人選必須有創業家的精神,且抗壓能力強、精通夏普業務、讓夏普與鴻海互相合作,「不過現在還沒有接班人選,我一直跟郭台銘商討這件事情」。

此外,位於美國威州投資案,過往因未達領取 950 萬美元獎勵門檻,備受各界關注。這一樁海外投資案,能否投入 3.5 億美元後,擴大發展智慧製造、5G 網路、雲端運算、工業 AI、機器人和物聯網等領域,外界等著看郭台銘與美國之間的承諾。

關鍵 3》郭台銘啟動大投資計畫,質押鴻海股換現金

郭台銘今年來馬不停蹄,積極籌備未來科技布局的創投基金。根據年初申報設質 43.6 萬張鴻海股票,分別向兆豐銀行、國泰世華銀行、中國信託銀行及台新銀行借款。

市場預估,設質股票貸款約市值六成,粗估可質借 241 億元。這筆質借股票的規模超越過往的夏普、日本堺工廠等投資案。不過詳細內容,仍有待郭台銘親自宣布,但法人預測,應該與全球覓尋合適的投資標的、提高台灣科技升級相關,也預期該筆投資案未來有望與鴻海進一步合作,甚至擴大新營運範疇。

鴻海近年來屢遭逆風,先受蘋果新機銷售不佳拖累,後有中美貿易戰衝擊,如今武漢肺炎攪局,這場仗恐怕不會由劉揚偉獨自上場面對。正如同郭台銘曾言,「我不是退休,而是退居第二線,並實際參與指揮集團未來的大方向。」

這也難怪,劉揚偉繳出首張郭台銘退居幕後的成績單之後,縱使三率三低嚇壞市場,但外資、小股東仍聞風不動,因為郭董要回來了。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