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在美申請破產保護,4,000 多家門市如何「續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2 月 09 日 7:45 | 分類 中國觀察 , 證券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1 年,瑞幸還想繼續活下去。接連遭受財務造假、股票暴跌、停牌退市、高層停職等重創之後,這家全中國第二大連鎖咖啡品牌再一次出現在了大眾視野。

2 月 5 日,瑞幸咖啡在公司官網發布申請資產重組公告。

公告顯示,瑞幸咖啡根據美國《破產法》第 11 篇第 15 章(Chapter 15 Petition)向美國紐約南區破產法院提出申請。目前正在與其利益相關者就公司財務重組進行談判,通過加強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使公司能夠繼續經營,同時為所有利益相關者謀利益。

消息一出,「瑞幸咖啡在美國申請破案產保護」一事引起業界廣泛關注。就在大家以為這家創下最快上市記錄的行業新秀即將謝幕時,瑞幸咖啡卻發聲明稱,此舉是為了重生。

請大家稍安勿躁,這是一個錯誤理解!其實這是個好消息,讓瑞幸重生之路又進一步。

瑞幸的魔幻 2020

2020 年 1 月 31 日,知名做空機構渾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公開一份長達 89 頁的匿名做空報告,直指瑞幸數據造假。

同年 4 月 2 日,瑞幸咖啡發布公告,承認偽造交易 22 億元人民幣。當天瑞幸咖啡開盤暴跌 81.6%,盤中熔斷 6 次並暫停交易,一夜之間市值蒸發近 50 億美元。

(Source:N509FZ,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隨後,中國證監會發布公告,強烈譴責其數據造假行為,並表示將按照國際證券監管合作的有關安排,依法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堅決打擊證券欺詐行為。

一時間,瑞幸造假事件千夫所指。

輿論的重壓之下,瑞幸咖啡隨及對內部涉事人員展開調查。5 月 12 日晚間,瑞幸咖啡董事會分別終止錢治亞和劉劍的 CEO 和 COO 職務,並任命公司董事、高階副總裁郭謹一為代理首席執行長。

毫無疑問,此次數據造假讓瑞幸咖啡難逃「退市」的命運。

5 月 15 日,納斯達克上市資格審查部門發出書面通知,決定對瑞幸施行摘牌處理。3 個月後,瑞幸咖啡正式在納斯達克交易所停止交易,進入退市程序。

據了解,瑞幸的上市時間是美東時間 2019 年 5 月 17 日,距離退市僅活了 13 個月 12 天。

之後,瑞幸咖啡內部董事上演「宮鬥」,陸正耀及劉二海、黎輝、邵孝恆 3 位董事會成員被罷免;12 月 16 日,瑞幸咖啡以 1.8 億美元(約 50.35 億元新台幣)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達成和解。至此,這場魔幻大戲基本告一段落。

要說明的是,2020 年之前的瑞幸咖啡,可說一時風光無限。

瑞幸咖啡於 2017 年 10 月啟動營運,2019 年 5 月 17 日在那斯達克上市,創下中國創業公司最快上市記錄。

此外,截至 2020 年 1 月 8 日,瑞幸咖啡在全中國共有 4,507 家門市,超越了星巴克。北京、上海 CBD 區域甚至達到 500 公尺內 100% 覆蓋,打開瑞幸咖啡 App 很容易就在附近搜到瑞幸咖啡的門市。另外,瑞幸咖啡「閃電」般的擴張速度,倒逼星巴克也推出外賣服務。

然而,遭受接連暴擊之後,這家行業新秀似乎不堪重負。

破產保護,是重生的開始?

2月 5 日,瑞幸咖啡根據美國破產法第 15 章向紐約南區破產法院申請破產保護。

但在同一天,瑞幸發表官方微博強調,此舉是一個好消息,讓瑞幸重生之路又進一步。

關於這一說法,瑞幸向外界釋放了兩個訊號:一是公司正在申請資產重組,而非破產清算;二目前公司線下門市仍在穩定運營。對於前者,他解釋說,

作為公司重組的重要步驟,也是開曼程序下常見做法,臨時清盤人向美國法院提起程序,尋求美國法院對於公司目前在開曼進行的臨時清盤程序的認可。

該程序將會暫停美國境內針對公司的訴訟程序,為完成開曼重組創造條件並有序完成重組。

破產保護(bankruptcy protection),是指不管債務人是否有償付能力,當債務人自願向法院提出或債權人強制向法院提出破產重組申請後,債務人要提出一個破產重組方案,就債務償還的期限、方式以及可能減損某些債權人和股東的利益作出安排。

據美股維權律師、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郝俊波介紹:「美國破產申請分為兩類,一類是清算破產申請,另一類是重組破產申請。清算破產申請的情況下,公司不再經營,直接清算財產按順序分給債權人;重組破產申請則意味著,在達成新的重組方案之前,債權人不能再向其追償,為自身贏得喘息機會。」

另外,他也指出,瑞幸咖啡此次提出的破產申請是後者,如果未來經營得當,該公司可以按照重組賠償方案與債權人達成和解。

據了解,2005 年美國在破產保護法中添加了 第 15 章節,之後有不少國內外公司申請了破產保護,並藉此贏得了翻身的機會。

比如曾在核技術、燃料及服務領域頗有建樹的西屋電器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mpany)於 2017 年 3 月向美國法院申請破產保護後,Brookfield 順利從日本東芝公司手中收購了西屋,完成轉型重組。

對於後者,從 2020 年 11 月發布的最新報告來看,如其所言,瑞幸咖啡將近 4,000 多家門市仍在正常運營中,並且計劃在 2023 年將直營門市數擴展到至 4,800 到 6,900 家。另外,瑞幸咖啡已經於近日正式啟動了新零售合作夥伴招募計劃,將面向廣東、湖北、浙江等 22 個省和自治區公開招募加盟商。

儘管如此,瑞倖活下來的機率究竟有多大?

「燒錢不再任性」的瑞幸還有救嗎?

對於瑞幸而言,當下最為關鍵的是如何償還高額賠款。

如上文所述,為了與 SEC 達成和解,瑞幸面臨著 1.8 億美元的罰款,再加上其在 2019 年 4 月到 2020 年 1 月之間,因銷售造假捏造的 3 億美元,目前瑞幸咖啡的總貸款和債券金額高達 29.8 億元人民幣(約 128 億 8,930 萬元新台幣)。

從其融資計劃書來看,瑞幸咖啡平均單品售價為 13.75 元/件(約 60 元新台幣元/件),以毛利 20% 也就是 2.75 元(約 12 元新台幣)計算,需要售賣 4.4 億杯才能還完。按目前全中國 4,000 家門市來算,平均每家需要銷售 11 萬杯。

據了解,在瑞幸自爆財務造假之前,其日均銷量為 90 多萬杯。倘若按 100 萬杯計算,每家店平均每天銷量 222 杯,一年可銷售 8 萬多杯。如此來看,瑞幸要想重生關鍵看是否能夠順利撐過這 2 年。

如果按照瑞幸以前的打法,這似乎並不容易。

近幾年瑞幸之所以實現快速擴張,其背後的商業邏輯,用瑞幸咖啡 CMO 楊飛的話來說,就是先用補貼「破壞」一個行業,再用網路的手段去重造。這其中當然不可避免的是瘋狂燒錢。

之前的瑞幸備受投資者青睞,收穫的了大量融資能夠支撐其正常運轉。但財務造假事件之後,瑞幸不得不面對融資難、現金流不足的問題。

據了解,事件爆發之後,瑞幸咖啡對其戰略規劃進行了重新調整,更注重提高盈利能力和現金流。而從 2020 年最新數據來看,其效果也較為明顯——其前三季度營收分別為 5.65 億元、9.8 億元、11.45 億元,同比增長 18.1%、49.9% 和 35.8%,均實現了雙位數增長。截至 2020 年 11 月,其超 60% 自營店實現盈利,超 70% 加盟店接近瑞幸咖啡要求的毛利潤水平。

(Source:Stellasun666,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值得一提的是,「燒錢不再任性」的瑞幸咖啡,在用戶補貼方面有明顯收斂。

此前,瑞幸一個月的「首單免費補貼」就有幾千萬。但現在瑞幸已取消咖啡首單免費的優惠,且單杯 12 元(約 52 元新台幣)已漲至 13.5 元(約 59 元新台幣元);此外,瑞幸還取消了「消費滿 35 元(約 152 元新台幣)以上免收外賣費」的政策。

最後一問:少了優惠的小藍杯,你還想買嗎?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