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怪象:愈來愈多歐洲房貸族獲銀行倒貼利息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3 月 29 日 18:10 | 分類 理財 , 財經 , 金融政策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來襲後,各國央行紛紛降息提振經濟,而在葡萄牙,開始有愈來愈多房貸利率轉為負值。不過,房貸客戶雖可收到銀行支付的利息,在銀行存款的客戶,如今反倒得支付利息給銀行。

華爾街日報 25 日報導,葡萄牙人 Paula Cristina Santos 的房貸屬於浮動利率,如今下探 -0.25%。放款給 Santos 的銀行 Banco BPI SA,每個月都會在她的戶頭存入這筆 320,000 歐元房貸(於 2008 年貸款)的利息。3 月 Santos 收到的房貸利息為 45 美元左右,本金還在償還。BPI 聲稱截至目前,總計已對所有負利率的房貸支付 100 萬歐元利息。

同樣情形也發生在哥本哈根北邊買房的 Claus Johansen,Johansen 在 2016 年貸了 120 萬丹麥克朗(19 萬美元)5 年期房貸,扣除付給銀行的 0.6% 行政費用後,今年 1 月他的房貸利率變為 -0.26%。

歐洲央行(ECB)2014 年將利率砍至負值,期望能振興深陷主權債務危機的疲弱經濟。雖然經濟確實有起色,新冠疫情卻在 2020 年來襲,再次重創歐洲。目前歐洲利率仍維持負值,且愈探愈低。這導致愈來愈多葡萄牙、丹麥的房貸利率轉負。

里斯本消費者權利團體 Deco 2019 年估計,葡萄牙有超過 3 萬個房貸合約利率轉負。Deco 認為,自當時起,數字可能拉高 1 倍以上。葡萄牙的房貸利率主要跟歐元銀行同業拆借利率(Euribor)綁定,2008 年當時還有將近 5%,如今已下探至歷史低附近 -0.54%。

話雖如此,丹麥等地的銀行,已開始對客戶的存款收取利息,聲稱他們再也無法吸收央行向銀行收的利率。

要如何因應負利率環境?

之前曾預見金融海嘯和達康泡沫、備受尊崇的價值投資大師霍華馬克斯(Howard Marks)2019 年曾發表他對負利率的見解。他當時說,海外的負利率,將增加外國人對美國正向殖利率資產的需求,進而推升美元。聯準會(Fed)或許得降息,以免美國出口商的外幣成本過高,削弱他們的競爭力,從而導致美國經濟轉弱。

那麼,要如何因應負利率環境?馬克斯引述英國金融時報 2019 年 8 月 5 日的報導,直指投資人可以到瑞士找一家銀行,每年支付 1,000 元瑞郎租用保險箱。由於瑞士有幣值高達 1,000 瑞郎的紙鈔,一個 1 立方公尺的保險箱可存放價值 10 億瑞郎的實體現金。這比直接把錢存入銀行帳戶,然後面臨 0.75% 負利率(等於支付 750 萬瑞郎費用)便宜。

不想這麼做的人,馬克斯建議,最可靠的方法也許是購買能創造耐久現金流的資產。有機會創造良好成本收益率(yield on cost)的債券、貸款、股票、房地產及企業,看來都是因應負利率時代的合理策略。

(本文由 MoneyDJ新聞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