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萬人、賣掉內部最驕傲的事業版圖!眾人看衰的平井一夫,憑什麼救活 Sony?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19 日 12: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電視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4 月,日本索尼(Sony)公布截至今年 3 月的 2020 財年合併財報,凈利潤首次超過 1 兆日圓。這個成績除了受惠疫情,以及現任執行長吉田憲一郎(Kenichiro Yoshida)的帶領,或許一部分還得歸功於 2019 年退休的前執行長平井一夫(Kazuo Hirai)在內部推動的改革。

不到 10 年前,Sony 面臨巨大困境,平井一夫在 2012 年 4 月接任執行長時,這家公司已連續 4 年虧損,2011 會計年度顯示淨虧損 4,566 億日圓。當時,企業內部以及股東非常懷疑他的領導能力。平井一夫如何從不被看好,到成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關鍵人物?

曾是三星、LG 的墊腳石,年輕員工早已習慣「輸」

平井一夫 1984 年從國際基督教大學畢業後,同年加入「CBS/Sony」公司(現日本索尼音樂娛樂,Sony Music Entertainment),一開始從事音樂相關的業務工作,之後協助重建 Sony 的遊戲事業多年。

直到 2011 年,平井一夫被任命為執行副總裁,才參與了當時 Sony 的主要電子業務,他意識到電子事業沒有方向,當時 Sony 在與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LG 電子(LG Electronics)的競爭中等同墊底,整個組織都缺乏信心,這讓他感到痛苦。

有一天,一名員工向主管介紹一款新的 Sony 電視。過程中沒有表現出幹勁,讓平井一夫很震驚。《日經中文網》報導指出,員工一開始就表明,沒有打敗三星與其他競爭對手的意願。儘管有主管認為他的措辭有問題,但員工依舊繼續敷衍地講下去。

平井一夫執掌 Sony 時,電視事業已連續 8 年虧損。雖然 Sony 過去推出一系列讓消費者驚豔的產品,但很明顯,昔日榮光早已不在。而員工缺乏信心的行為,其實只是反映出公司內部文化已經習慣「輸」,而不是贏過別人。

賣出美國總部、裁員約 1 萬人,平井一夫展現改革決心

但平井一夫並未就此一股腦苛責員工,他選擇認真聽取員工意見,理解對方的想法,這才發現,尤其是年輕的員工,其實都是帶著自豪的心情加入 Sony,只是覺得意見無法被公司理解,就算有想法,上級主管也是當成耳邊風,才會變得灰心喪志。

「我發現 Sony 仍然很有價值」,平井一夫認為,如果要重振公司,必須改善 Sony 重視的電子業務。

結果他決定先出售 Sony 在紐約的美國總部,「美國子公司堅決反對出售,但我告訴他們要立刻出售,以此表達我的決心。」接下來,Sony 開始一系列改革,包括出售化學品、電池、個人電腦的事業,並裁減約 1 萬個職位,目的是消減公司的成本。

不讓 Sony 活在過去的掌聲中!強悍作風一度引發老員工反彈

然而,平井一夫大動作展現出改革 Sony 的決心,並沒有獲得某些資深員工的認同。當 Sony 於 2014 年宣布出售曾讓公司占有強大市場地位的 Vaio PC 業務,平井一夫收到 Sony 老臣、第一任財務長伊庭保(Tamotsu Iba)的書面「建議」。

「簡單來說,那些提議就是說『昔日的時光更好』或是『管理階層輕視電子業務,是無法接受的』,還有一項提議要求管理階層下台,包括我。」但平井一夫沒有理會對方的要求。

平井一夫聽取了退休人員的建議,希望 Sony 能重回過去因為電子事業而受到世界讚譽的時代。事實上,他無意否認 Sony 過往成就,但當時他認為,這些想法都是「懷舊之情」,Sony 若想要活下去,不能再將自身定位為「那個生產隨身聽 Walkman 的公司」。

▲ Sony 在 2000 年以前,曾以 Walkman 系列產品取得巨大成功。(Source:Flickr/Yoshikazu TAKADA CC BY 2.0)

放下銷售目標、重新定義 Sony 品牌精神

平井一夫上任之初,外界視他為「電子事業的菜鳥」,認定他無法帶領公司。他則持續思考 Sony 的重組計畫。當時在他眼中,Sony 沒有任何使命、價值或願景,也不清楚到底想成為怎樣的公司,「電子、遊戲、電影、音樂與其他單位都脫節了,只是各自朝著自己的方向前進。」他認為有必要重新定義這些單位為何存在,以及如何生存。

他走訪 Sony 在世界各地的工廠、研究與研發中心,聆聽人們的意見,偶然意會到日語中的「kando」(代表「深深感動」的意思)一詞。事實上,Sony 成立之初,共同創辦人井深大(Ibuka Masaru)的願景就是創造出讓人們驚呼的產品,期許工廠內部能有自由、開放的思想,工程師能夠將技術提升到最高標準。

平井一夫相信,他可以重新詮釋創辦人賦予 Sony 的精神。他將 Sony 的使命解釋為:製造充滿「kando」產品的公司。 其中做法包括,在電視事業中,Sony 放棄每年銷售 4,000 萬台的目標,改為追求品質勝過數量,喚起消費者的感情。

平井一夫最樂見的事之一:繼任者不當好好先生

2018 年 4 月,平井一夫將總裁與執行長的職責移交給原為財務長的吉田憲一郎。據悉吉田憲一郎接下工作時告訴平井一夫,「我不會做一個好好先生(yes-man),而是將說出我認為該說的話」,平井一夫說,這就是他所希望的。

一直以來,平井一夫的管理哲學就是 「徵求與我不同的意見」。事實上,他從小就喜歡提出問題,從國外回到日本後,當他舉手發問時,老師還曾說:「這是日本,不是美國。」

平井一夫在 2019 年正式卸下董事長一職,離開 Sony,結束 35 年的職涯。如今 3 年過去,吉田憲一郎繼續為公司注入「kando」的意義,他試圖將電子、電影、音樂、遊戲與其他業務互相串聯,發揮最大的價值。

(本文由 經理人月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