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步履蹣跚,世界感受不再強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1 月 12 日 8:30 | 分類 國際觀察 , 國際貿易 , 國際金融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中國經濟出人意料的預期快速放緩,引發熟悉的警告,因全球經濟經常與中國發展連動。但專家表示,中國可能不再像以前重要,市場光環褪色,不再是世界經濟增長引擎。

中國經濟下行,恐難避免

國際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大摩)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日前表示,2021上半年,中國宏觀政策退出幅度明顯超出預期,之後在「雙碳」(碳達峰、碳中和)、房地產調控等一系列政策衝擊下,經濟下行壓力遠超預期。世界銀行最新報告也預測,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反覆,以及高槓桿房地產業等下行風險,中國今年經濟增長率預計大幅放緩。

大摩首席全球策略師夏爾瑪(Ruchir Sharma)日前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撰文指出,隨著中國經濟持續呈指數級成長趨勢即將結束,中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將越來越低。

不久前大多數經濟體都緊緊跟隨中國發展,但近年聯結減弱,COVID-19疫情期間更進一步瓦解。最戲劇性的發展是,中國與其他新興市場國內生產毛額(GDP)增長間相關性,自2015年來開始下降,從近乎完全相等超過0.9,下降到幾乎不可見的低於0.2。

中國已非世界經濟引擎

去年第二季,中國經濟成長速度30年來首次明顯低於其他新興市場,這或許是前兆。

為遏止COVID-19疫情,北京當局實施封鎖手段,並以任何其他國家政府都無法比擬的積極手法,打擊具經濟關鍵性的部門和企業債務。這很大程度解釋為什麼中國經濟放緩如此快,世界其他地方卻沒有發生。約5年前,中國與其他經濟體成長的聯繫鬆動,可能反映更深層力量發揮作用。

夏爾瑪是《成功國家的十項規則》(The Ten Rules of Successful Nations,暫譯)作者。他表示,原因之一是新商業冷戰。中國正轉向內需,把貿易驅動的增長模式轉為國內消費者驅動。出口占中國GDP比重從2010年前35%左右,下降到現在不到20%。

商業冷戰,全球與中國脫鉤

2015年,北京當局發起「中國製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這是一項透過國內購買更多及開發更多技術,實現自給自足的計畫。

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主政下,美國致力於與中國「脫鉤」。現任拜登(Joe Biden)總統和許多歐洲川普批評者都採取類似立場,並在疫情期間擴大這些做法,代表向中國競爭對手如墨西哥、越南及泰國採購更多。

COVID-19疫情爆發前幾年,中國約占全球GDP增長35%,但2020年大幅下降,現在約為25%。

5年前中國經濟成長速度仍是其他新興市場平均增速兩倍,但差距已經縮小。面對人口萎縮和巨額債務拖累,中國未來幾年增長速度可能比其他新興市場更慢。

同時其他全球成長驅動都獲得動力,顯著提升。數位革命使對半導體和其他高科技產品需求增加,促進台灣和南韓等先進新興市場出口,不受全球貿易和中國經濟放緩影響。

數位革命帶來變化

行動網路技術也促使規模大、但較落後市場經濟轉型,如印尼和印度。過去4年,這些國家的數位收入占GDP比例翻了三倍多。印度是與中國貿易占經濟比重下降的國家之一。

這種成長大部分來自網路服務,無論中國發生什麼事,所有新興市場都出現快速成長。全球行動科技占累計收入成長約10%,且這種收益在新興市場增長速度更快。

為了遏止全球暖化,新原料供應限制,以及提高對鋁和銅等「綠色金屬」需求預測,正導致商品價格出現「綠色通膨」。綠色金屬出口增加導致價格上漲,這些金屬主要來自秘魯、智利等新興市場。

夏爾瑪說,全球與中國脫鉤可能持續。數位革命、對抗氣候變遷,以及新冷戰產生的影響,很可能比疫情更持久,並預示新興世界的成長新時代將來臨。

此外,新興市場的上一個黃金時代,許多國家的繁榮主要依靠提供中國零件或原料,中國成了「世界工廠」,但現在有更多選擇。

不過說中國比較不重要,並非一點都不重要。和其他國家比,中國仍是更多國家的主要貿易夥伴,也是全球大宗商品的主要買家。舉例來說,如果中國減少巨額企業債務,特別是房地產債務以失敗告終,影響性將是全球性且無法避免。但因為震度變小,可能不再那麼重要。或許當中國倒下,世界不會隨之倒下。

(本文由 中央廣播電台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