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域名詐騙起家,到燒光 1 億美元關門:Fast 創始人的矽谷「洗白」史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4 月 09 日 10:30 | 分類 公司治理 , 新創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又一家紅極一時的矽谷公司,燒光了錢,關門了。

金融科技公司Fast的聯合創始人兼CEO Domm Holland在聲明中寫道:「在打造無障礙的購物和銷售體驗這件事上,我們實現了優秀的成績,但是今天我們做出了關閉公司的艱難決定。」

Fast專門做「一鍵下單」(one-click checkout)線上結帳服務,屬於企業級金融科技公司,創立於2019年,融資之路非常順利,獲得了金融科技巨頭Stripe和老虎環球基金前投資大老Lee Fixel的賞識,於2021年初完成了一輪1億美元的B輪融資,估值據傳高達5億美元。

亞馬遜的一鍵結帳功能專利於2017年過期之後,「一鍵下單」成為了最時髦的金融科技創業方向之一。而拿到了巨額融資的Fast也毫無意外地成為矽谷最受求職者關注的公司:它的員工總數在B輪融資完成後翻了數倍,在3月底已經達到450人的水平。

這些在過去一年加入的員工當中,大多非常看好一鍵下單的發展。畢竟這個領域裡的公司不多,Bolt、PayPal、Stripe等,一隻手都數的出來,特別是Bolt也融資數億估值超過110億,所以Fast的員工們也一度非常期待自己公司有朝一日躋身獨角獸的行列……

當然,還有相當一部分員工被創始人Domm Holland灑脫高調的風格吸引:這位來自澳洲的連續創業者,天天在Twitter上分享自己跳傘、遊艇、賽車和滑雪的行程。對於公司全職員工,他也毫不吝嗇,許諾給他們相當優厚的待遇。所以員工也認為有老闆以身作則,在Fast工作的work-life balance(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應該是相當不錯……

由於Fast公司在創投市場上的優秀表現,Holland本人成為圈內的明星創業者、出席各種活動演講、分享自己的創業經歷、為公司做廣告,進一步提高了公司的口碑,也擴大了自己的影響力。

誰曾想到,僅僅過去了一年,Fast就完全陷入泥潭,再也站不起來了。

實際上,對於這麼多年以來和Holland打過交道的人士來說,Fast的失敗完全沒有出乎他們的意料。

在他們看來,真名Dominic Holland的他,壓根不是能登大雅之堂的明星創業者,而是個不折不扣的「con artist」(俚語:擅長欺騙和敲詐的「騙子藝術家」)。

少有人知的是,這位被Stripe和風投大老捧上天的創業者,早年在老家澳洲靠域名詐騙賺到第一桶金。

隨後,他創立了一家澳洲本土的共享經濟公司,還簽下了政府訂單,卻由於忽視業務中包含的風險,導致拖欠了供應商數百萬澳元的款項──他不僅不還錢,還上電視接受採訪,公然敲政府的竹槓,以出售用戶和客戶(包括政府)的數據做為要挾……

在漩渦中心的他,突然決定拋下一切,飛赴美國,到矽谷洗白自己,成為一名新的創業者。他找了奈及利亞的程式設計師開發出demo,卻在拿到融資後直接把這批外包扔下車,在給投資人路演的時候完全不提他們的存在。

▲ Fast早期在奈及利亞聘用的外包程式設計師。

這些故事,Fast的投資人都聽過,然而沒有一位表示過異議。甚至在被別人問起的時候,還有投資人替他說話,說「路演的時候如果要把每一位參與的程式設計師都介紹一遍的話,也太花時間了」。

公司融資有了起色,他卻拍板把大筆資金花在市場行銷上,贊助了一系列賽車、冰球等體育賽事。然而,這些超額的面向普通消費者的行銷燒錢,無法為Fast這個本質面向企業的公司帶來任何業績起色──短短一年,公司燒掉了一億美元,營收卻只有60萬美元左右。

即使這樣,在公司裡,同事們還是經常找不到他人在哪裡,因為他不是在跳傘,就是去跳傘的路上──一位前員工吐槽,跳傘也是對這家公司管理方式一個很好的比喻。

Domm Holland到底是怎麼崛起?又是怎麼一步步從騙子到明星創業者、又到了今天的地步?

聞名澳洲的「詐騙藝術家」

2010年,澳洲航空公司(Qantas Airways)被捲入一場莫名其妙的域名詐騙事件。

一位域名投機商召開一場別開生面的的拍賣會,100萬美元起拍,最終以135萬美元的成交價格拍出了Qant.as這個正好和澳航商標名稱相同的域名。

有多少人參與了這場拍賣會,沒人清楚。不過賣家自己倒是發布了聲明,而且在裡面直接對澳航隔空喊話……他說:「Qant.as 這個域名有可能被競爭對手買走,對於澳航造成的損失可能達到數百萬美元。澳航沒有參與這次競拍,這是貴公司市場行銷部門的重大失職。」

這位賣家不是別人,正是我們今天的主角Domm Holland──那時,他在公開場合用的還是自己的真名Dominic。

有人可能想說:這種惡意的域名搶注行為,按理應該可以從商標法的角度對其提告吧?

然而Holland卻認為自己並沒有觸犯有關法律:

他宣稱,澳航對於商標可以聲張的域名權利僅限域名後綴之前的部分。比方說,如果涉事的域名是Q antas. org,那麼確實可能被判定侵犯澳航商標權。然而問題在於他註冊的這個域名後綴之前的部分「Qant」並不構成商標同名,並且.as域名歸於美屬薩摩亞,對澳航不構成實際上的商業利益侵犯,所以澳航也拿他沒轍。

根據商標法和域名交易方面的專家,Holland所說的全是「狗屁」。一位域名交易人士表示,Holland沒有被澳航控告應該感到自己很幸運。

不管怎麼樣,Holland用域名敲詐澳航的行為是坐實了的:在拍賣發生之前,他還故意把這個域名解析到澳航當時的最大競爭對手Virgin Blue。

這些事發生在10年前。而目前,Qant.as這個域名仍然是不可用的狀態,但其所有者已經變成了澳航。沒有人知道Holland當年是不是真的把這個域名賣了135萬美元。不過我們知道的是,自那以後,Holland搖身一變成了澳洲當地的一位知名科技創業者。

他創立了Tow(Tow.com.au),一家專門做線上拖車調度的O2O公司。Tow的網站和手機應用可以幫助需要拖車服務的普通車主對接拖車公司,Holland也把自己的新公司稱為「拖車界的Uber」。

在澳洲推行反飆車法案的那段時間,警方的抓捕行動產生了很大的拖車需求量,而Tow也順利拿到昆士蘭州警察部門的獨家合約。Holland光榮地在自己的LinkedIn上宣稱,Tow累計完成了超過5,000萬澳元的拖車服務訂單。

在政府合約的加持下,Tow曾經如日中天。可是好景不長,這家公司在2017年突然捲入了一場和政府之間的法務糾纏。

原因很簡單:Tow太過於依賴政府訂單,絕大多數訂單都和警察拖車有關,真正來自普通用戶的O2O訂單只占很少的部分。而警察要求拖走的很多車都年久失修,並且因為在國外拖車贖回費用十分昂貴,很多拖走的車完全就沒人管,或者車主壓根也沒想輸回去──結果就是,大量的拖車訂單由於沒人贖回,導致Tow無法填補拖車公司的帳單。

Holland認為訂單是從警察那裡接的,所以這筆錢也應該由政府掏;但昆士蘭政府並不這麼想,他們指出當時和Tow達成合作的時候,合約裡面都寫了,向車主追繳拖車費用的責任是由Tow承擔的。

當這位「明星創業者」被逼到角落,他的街頭小流氓人格開始浮現了。

Holland直接控告昆士蘭州政府,要求高達1,500萬澳元的民事賠償。這樁案子很快就被法院駁回了,理由是合約已經寫清楚了財務責任是Tow公司的,政府並沒有責任。

氣急敗壞的Holland,還找了澳洲國營廣播電視台ABC做了一次採訪,在電視直播上宣稱,公司已經沒錢了,如果政府不把拖欠拖車公司的帳款補上的話,那麼公司只能賣掉,並且將不得不出售大量用戶的敏感數據。

這些數據包括超過2萬名普通用戶,甚至還包括了超過1,000名警察的個人姓名、生日、電話、住址、駕照編號、銀行卡號、收入帳號和密碼等金融帳戶資訊等。

「一張駕照的資訊在黑市上價值至少80澳元,」Holland 在電視直播中表示,「我們有數以萬計這樣的資料。在那些對這類資訊感興趣的人士看來,這可是無價的寶藏啊。我敢說一定會有人想要買走的。」

政府方面和評論人士直呼Holland簡直是公然敲政府的竹槓。這一事件甚至驚動了澳洲最高法院。大法官羅斯林‧阿特金森表示:「似乎此案的相關人士(指Holland)完全沒有遵守合約契約和法律的意願,並且控制了屬於州政府的大量敏感數據,甚至還想要將其做為資產出售。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被允許發生。」

最終,澳洲最高法院在Holland上電視的一週內就緊急下達裁決,要求Holland不得出售這些數據,必須盡快將其交還給政府,並將自己的拷貝摧毀。

當時關注報導此事件的ABC記者Kristina Silva表示:「在這一事件中,他(Holland)的性格淋漓盡致。當被逼到角落的時候,他是完全可以無視道德底線的,他可以採取任何手段。」

Holland遵守法院的判決,上交了有關數據。

2019年,昆士蘭州政府終於和Tow達成了和解,幫後者填了大約100萬美元的坑。

布里斯本的哈維拖車公司(Harvey’s Towing)總經理Joe Andriske 表示,截至目前,Tow拖欠自己的帳單費用高達60萬澳元。追債公司Jirsch Sutherland的報告顯示,像哈維這樣的公司在全澳還有至少幾十百家,Holland總共拖欠的費用高達570萬澳元。

這些拖車公司,Holland也已經懶得再管了,公司的債務還沒有完全償還乾淨,而他買了一張機票,奔赴矽谷。

搖身一變再出發,換個地方繼續坑

矽谷所在的這片土地一直對於失敗者非常友好。幾百年前,來到舊金山灣區附近的淘金者群體,大多是在原本生活的地方生意失敗的人。

而在今天,矽谷做為全球科技創業創新的重鎮,也在某種程度上繼承了這種對失敗的包容。在這裡,沒有失敗,只有還未成功。創業者即使搞砸了第一家公司,也仍然能夠被賦予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機會。

Holland遠走矽谷,決定以一個全新的面貌示人──過去的名字Dominic Holland和太多創業失敗的經歷有瓜葛。他決定在公開場合讓別人稱呼自己Domm。

從新認識的矽谷創業者朋友那裡,他得知了一鍵下單創業公司Bolt拿到B輪融資的消息,他很敏感地察覺到這裡的商機:一鍵下單的專利最初由亞馬遜持有,在2017年剛過期,然而在兩年後,相關領域仍然是一片藍海,大公司裡PayPal、Stripe在做類似的產品或體驗,創業公司裡則只有Bolt一家算得上對手。

於是,Domm決定做一家一鍵下單的創業公司──他挑選了一個非常直截了當的名字:Fast。

雖然Domm一直對外宣稱是一位自學的程式設計師,事實上他在2019、2020那兩年的編程水平,連一個最小可行產品都做不出來,沒辦法才只好走了外包這條路。他在網上找到奈及利亞一家外包公司,聘用了十來個程式設計師開發Fast的demo產品,用於在投資人路演的時候展示。

根據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報導,當時Domm給這批奈及利亞外包程式設計師的工資只有大約每月800美元,遠低於一般矽谷公司給出的1,000美元。但是這個人厲害在他特別擅長呼嚨,把市場的條件和公司的前景吹上了天,把這些奈及利亞外包程程式設計師唬得一愣一愣的。

這批人心甘情願拿著較低的工資為他工作,甚至還穿著Domm寄給他們的公司logoT恤在當地出席各種創業和技術開發的會議和社交活動,幫他找更多的程式設計師──都是因為相信Fast這公司未來能夠有很好的發展,自己能夠從中分到更多的利益。

誰曾想到,Domm壓根就沒想把蛋糕分給他們。

Demo產品開發大約三個月,之後Domm就拿著這些外包的心血去找投資人了。結果,這批奈及利亞外包程式設計師,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登不進去Fast公司的Slack頻道了,發郵件、打電話給Domm也沒有再得到過任何回應。

他們本來以為自己是Fast的創始員工,結果就這樣「毫無通知被踢出了這家公司」 (Domm也曾經把一位當地外包負責人Wisdom Nwokocha稱為團隊成員,這條推文到今天還沒刪)。

一位曾經參與Fast早期開發的奈及利亞外包程式設計師表示,對他們最大的侮辱,就是後來得知Domm在投資人路演上完全沒有提及他們的存在。這位創始人在投資人的面前自稱是「自學編程」,demo都是自己研究出來的。

「他把所有奈及利亞人都開除了,他完全清除了我們存在過的痕跡,即使給VC看的第一版產品是我們開發出來的,」一位外包對NPR表示,「我們很多人都感到很受傷,就好像我們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外包程式設計師聯繫不上Domm,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這人不是在跳傘,就是在去跳傘的路上,經常沒收訊……

Domm實在太熱愛高空跳傘這種看起來很瀟灑的極限運動了。除了跳傘之外,他還經常去滑雪。更值得注意的是,他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都會露出Fast的公司logo,做為對公司的宣傳,同時也是用這種方式來彰顯自己做為一個有錢有閒、成功創業者的身分。

2020年初,Fast成功拿到來自金融科技方面巨頭之一Stripe的2,000萬美元A輪融資。一年後,Stripe和老虎環球基金前合夥人Lee Fixel 創立的新基金Addition又一起給Fast的B輪投了1億美元。

這次融資後,Domm徹底膨脹了。他開始更加瘋狂地燒錢。在2021年全年,Fast公司的員工總數翻了數倍,達到了將近400人左右(截至到公司6日宣布關門,員工已經達到450人)。不僅如此,在Domm的指揮下,Fast還加大市場行銷方面的投入,贊助了冰球、賽車等各式各樣的體育賽事。

如此瘋狂的招聘和行銷策略,Fast的業績到底怎麼樣?

Domm吹噓有上百家客戶採用了Fast的一鍵下單結帳技術;包括The Honest Company、佛州坦帕灣閃電冰球隊等都是Fast的客戶;甚至,他還在英國成立了一個新團隊,因為Fast已經將業務拓展到這裡,並且在當地已經實現了「數億的GMV」……

然而實際上, Fast在過去一年真實的客戶收入,只有區區60萬美元。同時,Fast已經基本花掉了上一輪融資來的所有錢,大約60%用於支付瘋狂擴張的團隊工資,40%用於行銷投放。

說到這裡,你應該明白Fast這樣一家to B的公司為什麼要用明顯偏to C的方式來做行銷了:

這種行銷策略既不是to B,也不是to C──而是to VC,是故意在社交網絡上炒作製造氣氛,哄抬Fast的知名度和做為投資標的在市場上的稀缺程度,進而吸引來更多的投資者掏腰包來支持他。

在招聘市場上,Fast公司的一些行為最近也顯得非常迷惑。

有求職者表示,自己在面試中指出了Fast的一些安全問題,以及這家公司的數據處理行為非常可疑,包括未經客戶許可過度使用它們的數據等,可能已經違反了相關法律。結果,這位求職者被拒了。

還有求職者表示,上個月剛參加了Fast的面試,一路滿分,卻到發offer的時候被告知職位凍結了。

而在公司內部,在3月的時候就已經有員工感覺到不對勁了:招聘停了、Offsite審批不了等……看著Domm還在外面成天滑雪跳傘賽車,他們以為情況只是暫時的。

然而他們在當時根本沒有意識到,公司的情況已經非常糟糕。

3月25日,Fast召開了一次公司全體會。因為CEO經常不在而被迫扮演保姆角色的COO Allison Barr Allen表示,公司帳面上的錢只夠堅持幾週,所以已經叫停了所有非必要的花銷。所有正在進行的面試都已經終止,已經完成的面試不發offer,已經發了offer的不辦理入職……甚至連員工的季度績效考核都延遲了。

Barr Allen 表示:「現在繼續增加花錢,對我們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選擇。這樣做在投資人面前非常難看。」

更離譜的是,公司可能要倒閉的消息,這些員工還是從媒體上先看到的。

上週,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首先爆出Fast正在尋求拍賣公司資產的消息,直接讓公司員工震驚了──他們在內部完全沒有聽說這樣的消息。

員工在Slack上開了一個新的頻道討論相關的事宜。這家總共450人的公司,已經有440人加入到這個頻道裡了。然而,所有的問題都得不到Barr Allison或者Domm本人的回答。甚至Domm過去幾天都沒出現在公司裡……

然後就到了美國時間5日,The Information爆出Fast即將關門的消息,再次領先了Fast公司的官方宣布。

此時,員工們已經感覺被公司完全拋棄了。據了解,分期付款創業公司Affirm已經決定收走一部分Fast的團隊。剩下還沒有著落的員工,甚至直接在Airtable上開了一個表格,把所有人的資訊都列了出來。

而在那邊,Domm還在吹噓這一次創業有多麼的成功,對於市場的意義有多麼重大……

他在公司聲明中表示,「有時候,領先者並不一定能夠衝到山頂。但即使在這樣的情況裡,他們仍然為後來者鋪就了道路。」「Fast讓一鍵下單和無密碼結帳成為了主流。我們偉大的團隊徹底改變了網上購物的體驗」。

吹捧自己的團隊沒什麼問題,只是「讓一鍵下單成為主流」這個偉大的成就,怎麼看也不應該屬於一家年收入僅60萬美元的公司吧。

在Fast之後,Domm的下一站是什麼目前沒人知道,不過我們知道的是,他那些誇張至極的炒作影片,至今仍掛在Twitter上面。

事發後,他也發布了自己的創業感悟:

「創業公司有很多失敗的原因,Fast 很明顯也無法免受影響。但是導致這個結果的當初那些決定,我自己負有責任。」

Domm真的是個會負責任的人嗎?Fast的現任和前任員工恐怕不這麼想、被他踢下車的外包程式設計師恐怕不這麼想、至今還被他拖欠著幾十萬澳元的拖車公司,恐怕也不會這麼想……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ickr/Web Summit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