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拜託别搞砸了後疫情的彈性上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4 月 17 日 9:3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睽違 25 個月的矽谷式福利終於又搬回檯面,所以我也回去吃了兩頓。

眼看著疫情進入尾聲,矽谷所有地方政府都下令完全開放室内群聚,不需戴口罩,這對美國人是何等解脫。各大科技公司也早就暗中盤算,要如何面對員工抗拒回辦公室這股浪潮。這是長達半年的冷戰,員工心裡想的都是只要你不表態,我也按兵不動。發球權在你手裡,老子要怎麼回完全看你發什麼球。這張牌要怎麼打,這球要怎麼發,都是高明的技巧。

所以每次人家問我,你們什麼時候回去上班,我的答案都是不知道。

記得兒子第一次進托兒所,學校特地安排好幾次「試水溫日」……就是先弄一些吃吃喝喝好玩的,等孩子習慣了再說。所以各團隊開始很客氣小心邀請大家回來試試水溫。主管邀請時還強調,回來聚會是純自願性質。但很多人一看到「自願」兩字就把Email關了,連客氣都不必。

大部分公司都選擇不把話講死,過去一兩個月不斷鼓勵員工找機會回來試試看。比方辦些活動開放實體參加;鼓勵團隊在公司聚會,結束了順便出去吃一頓;過去兩年新僱人員召回來,擺一些吃吃喝喝的讓大家實體交流打個照面……這也是25個月以來第一次,擺滿檯面的矽谷式食物又回來了。

不過每次總是吃完了、喝完了、聊完了,第二天又是人去樓空。

▲ 睽違兩年多的矽谷福利。

經過兩年在家工作,幾乎所有公司都認定將來不可能全面回復過去那樣,所以也都願意接受彈性辦公,這已成為各大科技公司共識。但在這框架下,下游還有很多細微操作空間,只是高階主管都不敢把話說死,不然就會搞得像蘋果那樣下不了台。因為庫克話說得太硬太死。

先談談可操作的枝微末節:

  1. 好吧,一個禮拜回辦公室三天,到底是哪三天?是我選,還是你選?
  2. 回來的定義是什麼?一定要回總部嗎?如果我已經逃離矽谷了呢?
  3. 到底哪些人必須回來?決定的條件是什麼?
  4. 如果我不願回來呢?

再看看檯面幾家大咖怎麼處理這些可操作的細節。

  1. Twitter很早就公布可永久全面在家工作。是最早認清事實的公司。
  2. 亞馬遜最早規定員工最後統統都要回公司,後來發現苗頭不對,趕緊改弦易轍要各部門自行決定。這是滑頭的高招,讓下面管理人員頭痛。
  3. Facebook聰明大方又保持模糊空間,如果工作性質必須回公司,3月28日是返回公司的日子。其他員工可自己選一半工作日遠距工作,也可申請永久遠距工作,但薪水會調整。上禮拜上班時段開車經過Facebook總部,看到停車場約三成滿,所以大部分人選擇延後返回辦公室或遠距工作。這算是回辦公室框架下最大方的安排。
  4. Google較嚴格,規定4月4日開始每週必須回辦公室三天。員工可選擇就近衛星辦公室,也可選擇永久在家上班。當然薪水會調整。
  5. 蘋果最嚴格,規定4月11日開始所有員工都必須每週回來一天,5月2日開始每週兩天,5月23日以後是三天。未來准許員工每人每年四個禮拜遠距工作。

蘋果條件乍看還不錯,採用六週漸進方式。但庫克似乎一些細節搞砸了。消息兩個禮拜前公布後,馬上造成員工反抗潮,新聞也上了《紐約郵報》及《財富》之類全國主流媒體。

搞砸細節在於:

  1. 規定所有員工都「必須」回來,彷彿沒有討論空間。
  2. 規定哪幾天該回來──也就星期一、二、四
  3. 規定哪幾天可彈性在家──只限星期三、五

他講定日期、限定天數、規定哪幾天「必須」回來。說是後疫情時代的彈性上班制,可彈性卻是從公司角度看,完全沒把員工選擇權放入公式。與其他科技公司相比,同樣情境,類似條件,蘋果說得太硬太死,現在似乎騎虎難下。

FxxK RTO:回辦公室?去你的

很快蘋果員工推出「回辦公室?去你的!」反抗標語:其實員工的話更難聽,他們是用 FxxK RTO(return to office),有人率先在公司匿名網站貼,接著一大堆「我也是!」聲音加入。有人說的確很想念老朋友,也想回去見見他們,但寒暄完了就順便遞辭呈。回辦公室那天就是辭職日。也有人說不可能再回到過去困在車陣裡的日子──連一天都不能忍受。

高薪如今不可能再換到那種折磨。

朋友弟弟在蘋果當工程師,聽到這號召就先一步遞辭呈,所以這些人不是說著玩的。有辦法的人不會坐以待斃等到淪陷再逃,到時永久在家工作的職缺就會搶破頭。

現在矽谷職場熱絡得不得了,過去一個月每隔幾天我都會收到道別email。這些人大部分加入可永久在家工作的新創公司,都懶得等公司宣布未來策略。我知道有人搬到3小時以外車程買了大房子,連每週回來一天都免談。過去的矽谷式福利已經沒人在乎了。

蘋果壓垮駱駝最後的一根稻草,我認為在於把彈性在家工作的兩天分開為星期三、五這種微不足道的小要求。這彈性非常沒有彈性。之前我問過搬離矽谷的同事,如果以後必須彈性回辦公室會怎麼處理。他說如果是集中幾天,他可以考慮住 Airbnb。可是蘋果的安排連這選項都不留餘地。

去年10月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全美國只有9%員工願意死心踏地回辦公室上班;37%選擇永遠不回去;54%可接受彈性上班。蘋果似乎完全否定37%的人,然後又把54%的人搞得像小媳婦一肚子氣──讓你彈性上班,但由我決定哪幾天回來。

當然今天只是第一天,未來有多少人抵抗下去有待觀察。不過我相信即使悶不吭聲留下來了也是一肚子氣。

不過這也倒好,讓剩下靜觀其變尚未表態的公司學會一課,不要給了面子又加一小巴掌。很多員工站在辭職邊緣線等著你發球。

回來吃吃喝喝聚聚吧

那天我很給面子回一趟公司吃吃喝喝聚聚,進門就注意到廁所門上貼了個牌子:Welcome Back We′ve missed you! 在這麼微小的地方都這麼貼心,就是希望大家都是高高興興地回來。

捧著食物邊吃邊聊邊交朋友,也花了1小時跟從來沒打照面的同事社交。我知道有一位新來(其實已入伍18個月)我猜姓湯(Tong)的華人,但從來沒見過面,沒有看過照片,也沒聽過他在Zoom開口。還來不及找到湯同學,一到會場就跟另一位來自倫敦的白人先聊上。臨走前我問他貴姓大名,他說他姓Tong。我必須用雙手撐著下巴才不會掉在地上。

這就是在家工作兩年的代價……工作團隊有可能街上擦身而過卻互不相識。再這樣下去每個人都會變成「單兵」和「傭兵」。所以領導階層怎能不緊張?這也的確是個危機,可是看到蘋果員工跟公司槓上,其他公司都必須壓低身段謹慎思考下一球要怎麼發,否則一不小心就可能搞砸。

這年頭也真難為A咖科技公司。難怪媒體有人說員工掌權時代來臨。以後不再看工時,一切只看成果,至於成果在哪裡達成、如何達成也不再重要。

當然疫情改變的不只這件事。

另外一個驚人的發現是,回到工作崗位發現人去樓空的辦公室桌下都放著一台昂貴的電腦,靜靜沾了兩年灰。工程師除了筆電,每個人都有一台高階運算器。這種機器一台3,000美元,大撤退前一個月,我才收到一台定期更新的電腦放在桌下,還來不及使用就逃之夭夭。

兩年過去了,除了少數人必須遠距使用,大部分插頭和網路線都拔了,但產能完全沒有受影響。當然隨之堆在倉庫裡的,還有上萬台桌上型電話。大科技公司光這些設備就可能值好幾千萬美元。

三年前要是有人說工程師根本不需要另一台這麼貴的電腦,或什麼時代了,為什麼每人給一台電話……這人一定會被亂石砸死。

所以疫情一巴掌打醒的,不只覆水難收的遠距工作,還有那些不知所云的浪費。這些事過去沒人有勇氣敢提出來改革。

有些事還真得要感謝疫情,新冠病毒竟成了最大的革命者。

(本文由 鱸魚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