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學龍頭廠啟動接班,新總座黃有執是誰?能帶領大立光逆風突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6 月 25 日 10:30 | 分類 人力資源 , 公司治理 , 鏡頭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鏡頭大廠大立光接班戰隊出列,迎戰市況逆風。面對大環境的不濟、手機市場衰退,大立光車用、VR 進度如何?新上任的團隊能挽回這局嗎?

「6月比5月可能好一些啦!但是也不會好太多,看起來是比去年更悲觀」,歷經了封城攪局、通膨波及消費,隨著電子業下半年拉貨旺季來臨,鏡頭大廠大立光在本月舉辦的股東會上,投資人終究沒能從「省話大當家」林恩平的口中,聽到市場回溫的好消息,但卻在會後意外地得到兩個新消息:擴產計畫細節、接班團隊增員。

首先是大立光擴產計畫。林恩平除了坦言受到斷鏈影響,首度對外透露新廠規劃,預計2023年第三季開出產能,產線以手機為主,但今年以來汽車、VR鏡頭放量,都有少量加入。

其次在經營層人事方面,隨著今年董事任期屆滿改選,大立光兩位「創一代」:創辦人林耀英、過去掌管技術的陳世卿雙雙離開董事會,董事長也由擔任執行長多年的林恩平接任。

更受矚目的董事新面孔,還包含了原任大立光技術長的黃有執,與研發副理陳俊明,外傳是陳世卿的姪子與兒子,儘管大立光發言體系不願證實兩代親戚關係,但兩人將接替陳世卿宿來的研發重責。

當真進入「世代交替」?林恩平也大方的說:「的確是如此」,讓投資人格外注意新一屆的經營團隊,期盼他們在下行的景氣中,走出新局。

這波人事更動,黃有執除了首度進到董事會,也補上了懸缺12年、陳世卿升任董事長後空下的「總經理」一職,未來會不會進入營運層面,與林恩平分工,尚未可知,但目前將負責技術方面的任務。

同窗表示,黃有執做起實驗廢寢忘食

那麽,向來以技術為本、不拘職銜的大立光,為什麼總經理會由掌管研發的黃有執出線,黃有執又是誰?

「坦白說,我聽到這個(黃有執任總經理)消息時,一點都不意外」,《遠見》採訪黃有執的同窗表示,他曾長時間與黃有執同在清華大學前校長賀陳弘實驗室做研究。

他形容,30年前,黃有執曾為了一個技術的細節,堅持買材料DIY完成實驗、追根究底,廢寢忘食,讓他印象深刻。不難想像他將動手做、求真的工匠精神,用於製造力致勝的光學產業。

▲ 大立光新總座黃有執。(Source:清華大學

回頭來看黃有執求學的過程。1992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動力機械工程系,研究所他以「電腦輔助之水刀銑削系統」為題,在當時年僅36歲的年輕教授賀陳弘門下學習,兩年後,從動機所畢業。

翻開典藏在國家圖書館裡,黃有執的畢業論文已經泛黃,但他誌謝的名單,除了指導教授、後來擔任清華大學校長的賀陳弘,也包含了即上任的清大工學院院長蔡宏營,以及白手起家、專營CNC設備的奕達精機總經理蒲宏彥。

這位黃有執的同窗回憶,動機系是大系,同學之間未必熟識,但當年在賀陳弘老師門下,彼此感情好,黃有執從不藏私,理論的知識、動手操作的技巧,總樂於與身邊的人分享。至今每年教師節大家仍會一起與賀陳弘老師聚會。

他直言,在黃有執推動下,清大動機系設立大立光獎助金,針對大學部清寒的學生,發放為期27個月、每月一萬元的助學金,就是黃有執為了感謝當年學校的栽培,看得出他與動機系的關係依然密切。

而在獎助金計畫實施至今,大立光除了每年安排受獎生到公司參訪、報告研究主題外,也請系上老師推薦優秀的學生,到大立光工作。幾年前就有一名新移民的二代受獎生,因為獎助金計畫,進入大立光工作。

此外,黃有執在碩士論文的一開頭感謝他生命中的四位女人:媽媽與三個姊姊,看得出他對家人的重視。至於當年是不是就打算接手家業,黃有執的同窗倒認為並不特別明顯。

在大立光新世代的經營隊伍中,還有一個更年輕的面孔,便是外傳為陳世卿兒子的陳俊明,也在這次股東會成功獲選為董事。

儘管在董事改選案的書面說明中,對候選人的資歷,僅有簡單的學歷介紹。據了解,陳俊明擁有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的資工博士,交大資工系畢業後,曾短暫在大立光工作,絕大多數的工作經驗,仍在美國。

爬梳陳俊明的著作,早期他曾就相機鏡頭的檢測技術進行專題研究,後期研究的題目則轉向數位視覺、建模為主,取得博士學位後,有三年多的時間,在美國Google擔任軟體工程師,直到2019年才正式回台加入大立光。

市況持續看壞,成長挑戰仍然嚴峻

眼見年輕的接班梯隊已經排陣入列,但他們現在面臨的產業現況與挑戰,並不輕鬆。

今年度手機市場的疲軟是不爭的事實。根據調研機構IDC出版的《全球手機季度追蹤報告》預測,今年全球智慧型手機的出貨量將衰退3.5%,下降至13.1億台。而TrendForce也預估,前兩季的消費動能,並不樂觀。

從營收數字來看,大立光累計前五個月的營收164.1億元,年減11.6%,5月單月則是年減6.15%,營收下降的幅度有收斂之勢。不過林恩平解釋,手機品牌端跟去年相比普遍悲觀,意味著緩跌,仍只是季節性因素的「正常發揮」。

「過去都在6月小量的試產,7月才比較多。今年8P(8片塑膠鏡頭)的客戶有比較多,9P可能導入。」向來保守但說話實在的林恩平更坦言,連前幾次法說會上力推的VCM(音圈馬達)綑綁鏡頭銷售的方案,客戶接受度也還不太高。

儘管大立光過去在良率、先進光學技術的投入一直未減,也始終是市場中的領導者,但做為零組件供應商,大立光因智慧型手機大量採用塑膠鏡頭而崛起,業績的榮辱也終究得隨手機品牌廠,甚至是整個消費市場的環境連動。

「公司長期聚焦在這(智慧型手機),市場停滯、高階產品也賣不太動,而且你們市占最高,受到的傷害最大,有沒有什麼辦法因應?」面對外界質疑,大立光該換的或許不是兵法,而是戰場。林恩平的回答一如預期,「除了技術做到最好,實在沒辦法」。

▲ 大立光執行長林恩平。

接班梯隊延續「創一代」分工模式

儘管大立光的經營層向來帶點神祕的色彩,但從黃有執、陳俊明為首的技術團隊進入董事會,不難發現大股東的林家與陳世卿一脈,正是延續著當初林耀英與陳世卿的主外、主內的執掌,建構二代的分工模式。

理解大立光新生代真正的意義,更在於大立光向來強調憑藉著光學技術冠群,新生代領軍的團隊,是大立光通往未來的關鍵。如鏡片應用在VR裝置上,對虛實整合有更多經驗的陳俊明而言,或許是能「建功」的應許之地。

而黃有執進入董事會、升任總經理,看似一個企業內部的小改組,但作為大立光新一屆董事中少數有製造、技術背景的經營者,外界無不期待這位新上任的總經理,重新擦亮這片通往市場的鏡片,為大立光創造下一個盛世。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