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峙升級:Twitter 把馬斯克矽谷兄弟會全部「問候」了一遍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8 月 05 日 7:45 | 分類 社群 , 科技趣聞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讀者應該都知道馬斯克反悔收購 Twitter,Twitter 顯然不滿意合約 10 億美元分手費,直接以惡意違約為由把馬斯克告上法庭。堂堂世界首富無法接受被小鳥狠啄,於是馬斯克也反告 Twitter。

看到馬斯克反告,Twitter 也怒了,要說 Twitter 業績不行,假帳號查殺不力,那是的確,但其他虧可吃不下去。

《華盛頓郵報》報導,Twitter 1 日突然發給馬斯克一票矽谷好朋友傳票,要求他們把與收購相關通訊紀錄統統吐出來,包括事件時間點、展示文件、會議紀錄、筆記、錄音等。而這些人不是「朋友妻可以欺」的酒肉朋友,都真是馬斯克的矽谷「好哥們」。

這些人和馬斯克一起創業,也互相投資對方公司,可說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換帖等級的兄弟,他們也是矽谷創業/投資圈叱吒風雲的大頭:知名風投者 Marc Andreessen 和 Keith Rabois、SPAC 教父 Chamath Palihapitiya 等。

▲ 幾位本次被傳喚的哥們。左上 David Friedberg 和本次事件無關。(Source:All-in Podcast)

馬斯克的矽谷兄弟會

世界首富的朋友圈長什麼樣子,只要看這張傳票就知道了。

Marc Andreessen:知名科技創業者,Netscape 創始人,後來成立知名風投機構 A16Z,提出著名的「軟體吞噬世界」理論,因光頭+頭型獨特,外號「蛋頭」。Andreessen 和馬斯克是多年好友,一起投資,為了參與接管 Twitter 的交易,不惜導致利益衝突(他是 Facebook / Meta 董事會成員),還是馬斯克「影子軍團」成員。

(Source:JD Lasica,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Steve Jurvetson:名風險投資者,投資機構德豐傑(Draper Fisher Jurvetson,DFJ)創始人、前合夥人。Jurvetson 是馬斯克多年好友,曾在 2006~2020 年出任特斯拉董事。且兩人都有性侵醜聞,Jurvetson 離開創立的德豐傑,正是因性侵下屬還撒謊被投票趕出公司。

(Source:Cmichel67,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Chamath Palihapitiya、David Sacks、Jason Calacanis:都是矽谷知名風險投資者,放在一起說因三人自成小圈圈。Chamath 是 Facebook 早期高層,後來去做投資,再來成為盛極一時 SPAC 界最大贏家,號稱 SPAC 之王。

Chamath 是馬斯克好友,近幾年常一起搞事,如去年 GameStop 軋空事件,兩人站在散戶那邊(且假裝跟所屬富豪陣營「決裂」);Sacks 和馬斯克在 PayPal 共事過,也是知名的「PayPal 黑幫」成員;Calacanis 也是馬斯克的朋友。Sacks、Calacanis 和 Chamath 還共同有 Podcast 節目,名為 All-In,馬斯克曾為來賓參加節目和線下活動。

▲ 左起 David Sacks、Jason Calacanis、Chamath Palihapitiya。(Source:All-in Podcast)

Keith RaboisJoe Lonsdale 也收到傳票。

Rabois 也是 PayPal 黑幫成員。Lonsdale 雖然不是成員,算這群人的小迷弟,因共同創業(Palantir)和投資(8VC)相似經歷,和這些大哥關係緊密。另外 Lonsdale 也有性侵下屬的前科。

這樣看得出來關鍵社交圈源頭就是 PayPal 黑幫。現在這群人更常圍在馬斯克身邊,形成以馬斯克為首的兄弟會──畢竟馬斯克才是名副其實的世界首富,性格又極強烈,對構建專屬社交圈甚至擁有信徒有極大興趣。

Andreessen 曾借用媒體對馬斯克兄弟會的描述,半開玩笑表示:馬斯克身邊有個影子軍團,都是形形色色的怪人(misfits),鼓吹他做各種怪事(egging him on)。難怪 Twitter 也不太爽這些人。

就算搞不定馬斯克,收拾幾個小弟也可以?

Twitter 傳喚這些人的邏輯非常簡單:身為馬斯克哥們,這群人有相當頻繁商業/金融往來和情報交換,Twitter 前 CEO Jack Dorsey 也曾在邊緣遊走,對內情自然有點了解。更何況 Andreessen 也半確認過這群人會互相鼓勵搞事。

這也是為什麼 Twitter 要求參與融資的銀行提供證據時,也強迫提交和馬斯克哥們相關通訊紀錄──Twitter 有理由認為,這次收購及收購不成鬧劇,背後可能就是這群人在「搧風點火」。

▲ Twitter 給 VY Capital 的傳票,提到幾位馬斯克哥們的名字。

再來就算他們沒有直接參與交易,由於馬斯克相信他們,通訊紀錄也可能包含對 Twitter 有利的資訊,可拿來當「暗箭」,日後法庭上拷問馬斯克。Twitter 這次還達成另一種效果,明顯想一次教訓馬斯克兄弟會。

為什麼這麼說?Twitter 已向美銀、摩根士丹利、德銀、瑞信等銀行,以及 Fidelity、VY Capital 等投資機構發出同樣傳票,這些機構都有參與收購融資交易。而馬斯克這群兄弟呢?已知參與交易的只有 Andreessen 和 Calacanis,其他人根本沒掏錢,純粹站在旁邊吃瓜,但也被 Twitter 拖下水了。

或許有人會問:Twitter 這麼做,不怕兄弟會也聯合反擊?Twitter 或許也有錯,但成功機率可不小。《華盛頓郵報》採訪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教授 Adam Badawi 表示:

這群人都做風投,投資組合公司為了享有更優惠的政策,基本都要在德拉瓦州註冊實體,代表如果膽敢違抗有法律效力的傳票、拒絕提交相關紀錄,就是挑釁當地法院,一定沒有好下場。這群人為了不被法院盯上,同時也要保護自己利益,不得不遵守傳票法律約束,提交文件,且以「背叛」馬斯克為代價──當然只是可能性之一。

另一種可能則是兄弟會認為與世界首富馬斯克的關係更重要,誰都能背叛也不能背叛大哥。目前幾個人表示不爽或至少反感。David Sacks 先以巨大的「你懂的」手勢表示忠誠:

後來應該平靜點了,開始借題發揮,說收到傳票的人就是最新 Midas List 成員:

▲ Midas List 是《富比士》最佳風險投資人榜單,號稱科技風投界的奧斯卡獎。

「小弟」Joe Lonsdale 倒有點慌:

lol,Twitter 律師發給我們幾個好朋友傳票,這簡直是騷擾釣魚騙局。我跟交易沒關係,除了幾條刻薄吐槽推文而已,但 Twitter 居然用這麼強硬的語氣……

但網友都看得出 Lonsdale 的心虛:

既然如此,那你給法院看這些東西就好了啊?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