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執行長突發離職,是董事會看不爽他的「政治正確」立場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11 月 22 日 9:29 | 分類 公司治理 , 數位內容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沒有任何預警,董事會主席、職掌迪士尼十多年的勞勃‧艾格(Robert Allen “Bob" Iger)重回執行長職位,成為繼任者鮑伯·查佩克(Bob Chapek)的繼任者。鮑伯·查佩克下台沒有任何聲明,但 7 月他才經董事會續聘。

這消息讓好萊塢再度震盪,但股價沒太大反應,看來投資人沒有很在意鮑伯·查佩克離開。

▲ 迪士尼的股價未受影響。(Source:Google)

迪士尼新任董事會主席蘇珊‧阿諾聲明:「我們感謝鮑伯·查佩克職涯為迪士尼的貢獻,包括帶領公司面對疫情前所未有的挑戰。董事會結論是,迪士尼進入日益複雜的轉型期,勞勃‧艾格的特殊地位可帶領公司度過關鍵轉型期。」

迪士尼才剛度過艱困的財報週,雖然樂園收入創新高、Disney+ 訂閱人數也繼續維持第一,但過高串流成本也讓股東質疑 Disney+ 2024 獲利目標能否實現。

這代表迪士尼「轉型」面臨阻礙嗎?

Parrot Analytics 高級策略分析師 Julia Alexander 認為,鮑伯·查佩克試圖將迪士尼從內容產業變成科技公司,太專注串流服務、MetaVerse 等科技發展,忽略迪士尼公司本身需要專注內容的問題。

內容製作改變或許這幾年讓人有感:不管是否有董事會授意,鮑伯·查佩克本身的確是 LGBT 與少數族群的支持者,佛州迪士尼事件經員工抗議,鮑伯·查佩克出來聲援並得罪佛州政府,導致佛州政府取消迪士尼世界自治區地位(雖然這決定倒楣的是佛州居民)。

如果從數字看,Disney+ 雖然達成最多用戶訂閱,但是把 Disney+ 本身、Hulu、ESPN+ 等綜合串流服務綁在一起的結果,導致雖然訂閱人數多,但 Disney+ 的 ARPU 卻逐步下降,且更多人有選擇更便宜訂閱方案的趨勢。

另一方面,迪士尼近年本業拍攝傾向「政治正確」立場,也遭不少質疑聲浪。

「政治正確」的迪士尼真的討人喜歡嗎?

《華爾街日報》10 月底專訪鮑伯·查佩克,質疑迪士尼現在影片是否太刻意「政治正確」,包括啟用不同膚色演員、電影加入更多 LGBT 橋段、《木偶奇遇記》真人版修改結局等。

查培克表示這是迎合現代觀眾的方式,他認為現在迪士尼影片能反映多元化世界,他也覺得很幸運──內容創作者也有一樣想法──他認為觀眾跟他們想法一樣,這一切改變都是為了迎合觀眾。

迪士尼這幾年大量處理此類批評,同時也承受部分地區因這些橋段禁止上映的結果。

漫威影業的製作與開發部主管薩娜·阿曼納特(Sana Amanat)於《驚奇女士》受批評時,也曾針對政治正確議題如此回應:「我認為這是出於憤怒、同時他們的身分也有受威脅感,如果這些人無法與內容連結也沒關係,我希望他們不要持反對立場就行。」

並非所有批評者都不認同少數族群,而是認為迪士尼刻意討好少數族裔,卻沒有想把電影拍好,刻意為之的片段反而造成電影不好看。但有些回應(如上面回應)經常將輿論導向「你們就是討厭少數族群」。

查佩克帶領的迪士尼更有意識型態

有很多證據顯示勞勃‧艾格是臨危受命,這兩年許多媒體都問他是否願意重新職掌迪士尼,他總是堅定表達拒絕,尤其今年 9 月,他甚至提到現在生活就像退休很悠閒自得。

儘管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查佩克維持住百年招牌,同時也讓新生 Disney+ 站穩用戶增長腳步,但包括佛州與政府叫板事件、與史嘉蕾‧喬韓森就《黑寡婦》的片酬問題相互指責,甚至說出「沒有中國市場也沒關係」導致中國網友炎上的言論,不管「政治正確」影片方向是否鮑伯·查佩克刻意為之,但他帶領的這兩年,迪士尼風格的確更尖銳左傾。

這是勞勃‧艾格領導期間的迪士尼不容易看到的畫面,接下來要看的是艾格將用兩年時間尋找並培養後繼者,迪士尼是否繼續堅持政治正確的方向?之前執行長之爭時意外落馬的凱文‧梅爾是否會重回迪士尼?

現在正是這家百年老企業面臨重大危機、需確立新方向的時刻。

(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