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口再槓金管會!一次看懂顧立雄不爽什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11 日 12:00 | 分類 Fintech , 公司治理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行動支付龍頭「街口」又踩紅線?2020 一開年,街口支付就與金管會再度槓上,雙方攻防在本週進入白熱化階段,金管會證期局不僅於 6 日到街口集團旗下的「街口投信」突襲檢查,7 日甚至撂下狠話:「最嚴重可撤照!」

事件主角就是話題人物:街口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胡亦嘉(首圖左)。導火線則是街口醞釀多年,即將推出的「台版餘額寶」──街口託付寶。

1 月 8 日,胡亦嘉舉行託付寶發表會,因為日前爭議,吸引電子與平面媒體蜂擁而至。胡亦嘉則有老爸、前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胡定吾出席助陣,不僅以行動力挺,還對媒體喊話:「年輕人不創新、金融業有何希望?」、「政府要有肚量、勿阻攔創新!」

然而,看在金融圈眼裡,許多人頻頻搖頭。一位投顧董事長就直言:「民不與官鬥,街口行事太魯莽了!」

▲ 前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胡定吾(右)出席街口託付寶發表會,用行動力挺兒子胡亦嘉(左)。

街口踩了哪 4 條監管紅線?

究竟這次街口又踩了哪些紅線?分析起來,街口讓金管會不爽的爭議點,主要有四個:

首先,產品還未核准上市,廣告就高調上架。

2020 一開年,由張鈞甯代言的街口託付寶廣告,就高掛各大捷運站等醒目地點。1 月 3 日,街口集團發出新聞稿,興沖沖表示要推出「託付寶」;胡亦嘉也在個人 Facebook 預告上線日期為 1 月 13 日。

街口大動作宣傳「託付寶」,但金管會還未批准,也還未掌握託付寶連結的基金商品、保證收益機制的內容細節。

「先上廣告是不得已,但我們的確預估錯誤!」胡亦嘉 8 日坦承,早已預訂好廣告上架期程,一延再延,就為了等金管會點頭。後來可能礙於合約,實在不能再延,因此在內部判定並不違法的情況下,先讓廣告上架。

▲ 由張鈞甯代言的街口託付寶廣告,高掛各大捷運站等醒目地點。

第二條紅線,就是「保證收益」,而這是金管會最在乎的一點。

先打廣告的判斷,讓街口踩了第二條紅線。因為,廣告看板出現「1.5% 年化收益率」、「隨時提出免手續費」等敏感字眼,胡亦嘉 Facebook 更直接寫出「保證收益 1.5%」。

依投信法規,投信不能約定或提供特定利益、對價或負擔損失來促銷基金;而從事廣告促銷,也不能有提供保證收益的話術,不管直接或間接。

或許正因如此,街口打出首波宣傳後,金管會證期局隨即在 6 日率員到街口投信訊問相關人員、搜查事證。胡亦嘉大感震驚,當晚即發出聲明,嚴詞表示證期局的突襲檢查是「獨裁」、「令人無法接受」,並撤換集團指派街口投信的法人代表,以至於董事長高武忠喪失董事身分,無法擔任董事長,最後由本是街口投信副董的胡亦嘉親自代理董事長。

▲ 街口託付寶打出「保證收益」的廣告踩金管會紅線。

這一步,又踩了第三條紅線──公司治理。

7 日,證期局副局長張振山曾說明,投信更換董事長必須開董事會決議,但街口投信並未召開董事會,就由胡亦嘉片面撤換母公司法人代表、代理董座,顯然內部正式流程都沒走完。

對此,已在 7 日拜會金管會的胡亦嘉,態度顯得低調。

「金管會總是要給我時間找人吧!」他指出,最快將在 10 日召開街口投信董事會,至於是不是選他當董事長,他並不強求。事實上,就算街口投信召開董事會、選出董事長人選,也還要將結果送至金管會,由金管會認可董座的適格性,之後才正式准駁。

最後一條紅線,則是「負責任的創新」,胡亦嘉與金管會對此的認知,顯然沒有交集。街口的託付寶能否上路,很可能得先通過金融監理沙盒的考驗。

2019 年 12 月,金管會開放電子支付機構可以代收付、投資於基金商品,等於打通了「線上金流」與「金融商品」串接,這也正是中國螞蟻金服旗下餘額寶之所以成為全球最大貨幣市場基金的關鍵。

託付寶兩大創新機制,恐須進入監理沙盒驗證

胡亦嘉對發展「台版餘額寶」充滿企圖心,也一步步實現夢想。2019 年 3 月入主華頓投信 25% 股權、2019 年 5 月改名為「街口投信」。到了 11 月,索性將原本的母公司名稱從「街口網絡公司」更名為「街口金融科技公司」,由街口金融科技投資「街口電子支付公司」、「街口投信」。

託付寶的運作,就是由具電支機構身分的街口支付連結銀行帳戶,用戶可直接透過託付寶將支付帳戶的錢,拿來申購街口投信所管理的固定收益型基金;用戶也可隨時贖回基金,將錢即時轉回支付帳戶。

但爭議在於,胡亦嘉訴求用戶可有 1.5% 的年化收益率,同時有下檔保護。為了同時做到這兩件事,他創造了兩個機制:「託付寶服務託管專戶」與「自動退場機制」。

所謂專戶,是由街口提撥 2 億資金至專戶,以確保投資收益不足時,仍能付給用戶 1.5% 的年化收益率;同時,投資績效超過 1.5% 的盈餘部分也會回到專戶,擴充資金池。而自動退場機制,是指專戶水位低於託付寶基金規模的 0.5% 時,就啟動自動退場機制,屆時用戶可拿回本金與 1.5% 收益,託付寶則營運暫停。

「街口要這樣搞託付寶,風險太高!」投信界高層分析,市場資金太寬鬆、街口又保證收益率,託付寶的基金規模要衝破 400 億元並非難事,然而一旦超過 400 億,專戶水位就會低於基金規模的 0.5%,不就要一切暫停重來?況且,一家投信的資本額門檻也不過 3 億元,「有辦法應付規模這麼龐大的即時申贖嗎?」

▲ 胡亦嘉大膽創新的風格,多次觸犯金管會天條。

胡亦嘉的「創意」,金管會還未買單,強調街口投信必須修改基金信託契約,才能與街口支付串接金流。此外,街口託付寶機制必須經過金融監理沙盒或試辦等方法來驗證,倘若貿然上路,最嚴重就是對街口投信撤照。

「不夠創新的事,街口不做!」把這句話掛嘴邊的胡亦嘉,從 2015 年創辦街口支付以來,的確不時有大膽創新,但也不只一次觸犯金管會天條。前年就因為打廣告宣稱保證收益,被金管會警告;2019 年 3 月,胡亦嘉想兼任街口投信執行長,被顧立雄否決;2019 年 11 月,街口甚至被金管會一口氣裁罰 3 個案子,共罰 180 萬元。

胡亦嘉宣稱 2020 年將是街口集團的「金融科技生態元年」,但能不能做到?勇於破框卻給人「暴衝」印象的胡亦嘉,或許得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不踩紅線的創新與溝通之道。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右為金管會主委顧立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