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庭主婦到接掌千億大集團……接班兩年,嚴陳莉蓮如何掌舵裕隆驚渡暴風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8 月 30 日 9:00 | 分類 公司治理 , 汽車科技 ,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去年 7、8 月間,嚴凱泰過世後約莫半年,其遺孀嚴陳莉蓮、現任裕隆集團女當家,面臨了接位以來第一個嚴峻考驗。當時金融圈驚傳,好幾家裕隆集團長期往來的銀行,不約而同向裕隆提出紅色警示。銀行界的共識是:如果再不積極整頓財務,將立刻緊縮對裕隆的借款額度。

「裕隆集團這輩子沒有受過這種侮辱啊!」一位老裕隆人說。過去幾十年來,裕隆集團一直是政府支持的指標企業,走過風光也享盡風華,任誰都想不到,嚴凱泰過世不過半年光景,集團的資金鏈竟然面臨被銀行抽銀根的急迫邊緣,縱使集團資產雄厚,中華車、裕日車還是車市資優生,但向來雨天收傘的銀行還是擔憂,集團負債比將近 7 成的裕隆集團,長期潛藏的財務地雷會一點即爆。

在嚴凱泰過世之初,毅然決定冠上夫姓的嚴陳莉蓮,或許早已知道丈夫留給她的,沒有外界以為的燦爛,但這生死令來得如此快速,恐怕也遠遠超乎她的想像。

貸款一簽、地一挖,就死了
「死和丟臉你選什麼?」

時間不容許嚴陳莉蓮猶疑。第一時間她請動眾達律師事務所前合夥人黃日燦,正式加入裕隆集團,擔任特別顧問;再由他出面,加上裕隆 5 人小組之一──張樑長期在金融圈的人脈,在短短幾個月間,緊急奔走各家主要往來銀行溝通、談判、安撫……先暫時穩住銀行的動作。

回過頭來,她也必須釜底抽薪做出決策。

2019 年 10 月,嚴陳莉蓮大手一揮,超過 500 億元的裕隆城住宅開發投資案,全面喊停,「那個時候只要貸款一簽、地一挖,就死了。」

這一緊急煞車,面對原本已經簽約的機電商、開發商,還有高價簽約的全球首位獲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女性建築師 Zaha Hadid,裕隆總共為此付出高達十億多元的違約金,但也因此煞住了 500 多億元的投資流出,大幅降低集團資金壓力,讓裕隆的財務喘一口氣,銀行團沒有再更進一步動作。

「如果做了會死(指裕隆城的投資會讓集團現金流出現嚴重缺口),不做只是丟臉,死和丟臉你選什麼?」據悉事後,在裕隆內部的檢討會議上,黃日燦拋出了重話。

但事後證明其實也沒多丟臉,因為喊停之後,裕隆股價不但沒有跌,甚至還因此吸引買盤加入,例如保力達、寶佳集團還在持續加碼中。

面對殘酷的現實環境,過去從未有掌理公司經驗的嚴陳莉蓮,沒有軟弱恐慌,反而以果斷且務實的態度面對嚴凱泰留下的沉重擔子,沒有太多猶豫,更多是壯士斷腕的決絕。

她幾乎是馬上就做了過去嚴凱泰一直沒做的事──對嚴凱泰生前做的另一個大夢「納智捷」,以及納智捷的大腦華創車電,進行一連串增資、減資的大動作。先是在 2019 年底對納智捷減資 40 億元,並兩度增資合計 197.5 億元;又對華創一口氣打掉全部虧損,減資 32.8 億元,減資幅度百分百。一直到 8 月 3 日,納智捷宣布再度減資 97.5 億元,減資幅度達 99.49%,改由裕隆注資 78 億元。至此,外界認定,對納智捷的虧損整頓算暫時告一段落。

「至少已經清理 95$,再有冒出來也不多了」,8 月 19 日裕隆的法人說明會後,裕隆發言人羅文邑證實。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首圖來源:裕隆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