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賈伯斯第二」的神話,Theranos 深喉嚨背後的故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1 月 14 日 0:00 | 分類 生物科技 , 精選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昔日最大的生技獨角獸 Theranos,曾經放話要掃除「美好血液檢測體驗」的一切阻礙,也被外界看好最有潛力顛覆整個血檢產業,重要產品 Edison 卻遭人爆料檢測出的結果存在極大的誤差,美國監管單位介入調查,最後在短短半年左右的時間內從神壇跌落,這一切說來輕鬆容易,但 Theranos 公司高層與昔日的政壇領袖、知名學者關係密切,向美國當局「告密」的人,不僅賭上自己的前途,這件告密案也撕裂了他和睦的家庭。



Theranos 在 2016 年 12 月初時宣稱,2015 年公司的收入約為 10 億美金,淨利達到 3.3 億美元,而 2016 年的收入、淨利預計會增長一倍,公司創辦人伊莉莎白.福爾摩斯(Elizabeth Holmes)極力表示「一切都很好」,不過明眼人都知道,轟動一時的 Theranos 恐怕是很難起死回生了,創辦人福爾摩斯有兩年左右,被禁止在美國經營實驗室,去年 10 月大幅裁員 40%,今年 1 月初因為無力負荷龐大的訴訟費用,再度裁員 40%,公司剩下 200 多名員工,僅維持最基本的營運。

1 月 12 日還傳出消息,亞利桑那州打算起訴 Theranos,因為該公司「長期欺騙消費者、對血檢設備技術與業務的錯誤陳述」違反了詐欺相關法規,如果亞利桑那州檢察長正式提出告訴,將成為第一個向 Theranos 求償的美國政府機構。

Theranos 的理想傾倒,滿腔的熱血卻託付錯人

現在 Theranos 的創辦人福爾摩斯,在眾人的眼裡大概就是個「很會畫大餅的騙子」,以她目前的能力、資金與 Theranos 掌握的技術,不太可能做出只靠一兩滴血液,就能檢測出數十種疾病的檢測儀器,然而當年伊莉莎白.福爾摩斯以及 Theranos 完全是美國生技業冉冉升起的新星,美好的願景吸引了許多有理想的人,而泰勒.舒茲(Tyler Shultz)也是其中的一員。

日後成為 Theranos 告密者的泰勒.舒茲,2011 年在祖父喬治.舒茲(George P. Shultz)的家中認識了也曾經在史丹佛大學就讀,19 歲時為了創辦 Theranos 而輟學的伊莉莎白.福爾摩斯,泰勒回憶自己很快就被福爾摩斯所說的一切迷住,無痛的血液採集方式、只要幾滴血液就能檢測出多種疾病,他當時下定決心,「我必須成為其中的一員,替這樣的未來盡一份心力」。

泰勒決定要投身 Theranos 血檢理想的時候才大三,在史丹佛主修機械工程,他為了加入 Theranos 還轉系去唸生物學,並在 2013 年畢業後加入這間新創公司。而創立十年的 Theranos,在同一時期也逐漸向大眾打出知名度。

如果你不是董事的孫子,誰會浪費時間理你

2014 4 11 日,已經在 Theranos 工作 8 個多月的泰勒.舒茲,終於覺得自己受夠了。他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公司的創辦人暨執行長福爾摩斯,投訴實驗室的研究數據遭到竄改、還忽視了不合格的血檢結果,但是這一封申訴信沒有帶來他期盼的改變,反而是一連串難堪的羞辱。

福爾摩斯沒有直接回信給他,並在幾天之後把這封電郵轉寄給公司總裁桑尼(Sunny Balwani),桑尼在回信中譏笑舒茲的基礎數學能力、對實驗室科學的專業知識,還警告他「首先要讓你知道,如果是公司其他人發了這封郵件,我會讓他們為自己傲慢的態度、沒有思考過的言論付出代價」,最後大肆挖苦了舒茲與 Theranos 董事的祖孫關係:「我浪費這麼多寶貴的工作時間,親自回覆你這種問題,唯一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你是喬治.舒茲的孫子。」

泰勒在這次投訴之前,曾多次向伊莉莎白本人、或公司的高層反映他對血檢過程的疑慮,例如利用該公司最重要的產品 Edison,檢測同一份血液樣本,時常呈現截然相反的結果,另一個 Edison 實驗準確度根本不達標的例子是,假設有 100 人都罹患同一種疾病,大概會有 35 人的血檢測試結果顯示為「未感染」,為了減少誤差,公司總裁桑尼會強迫員工排除報告裡的異常數值。

泰勒.舒茲當初在電郵中向伊莉莎白福爾摩斯解釋,「如果這封 email 讓你覺得有攻擊的意味,那我很抱歉,我無意讓你有這樣的感受,我只是覺得自己有責任告訴你這一切,或許我們能一起找到解決辦法」。然而這位對外滿口理想與熱忱的創辦人始終沒有回覆,泰勒只好選擇離職。

他沒想到的是,麻煩根本沒這麼快落幕,就在泰勒辭職那一天,之前一直「神隱」的伊莉莎白突然打電話給泰勒的祖父喬治.舒茲,警告他說:「如果你的孫子打算要向公司『復仇』的話,那他準備輸得一塌糊塗吧!」

泰勒隨後從母親那邊聽說了這件事,他母親還哀求他說:「不管你打算要做什麼,趕快住手吧!」

為了祖父的名聲冒險,家人竟不挺他

喬治.舒茲曾任美國財政部長、前總統雷根的國務卿,在 2011 年加入 Theranos 的董事會。Theranos 董事會向來「眾星雲集」,除了喬治.舒茲之外,最顯赫的政要就是尼克森總統時期的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同樣身為公司董事、前任國防部長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盛讚伊莉莎白有種特別的氣質,「伊莉莎白有時候會被拿來與蘋果的賈伯斯(Steve Jobs)比較,我個人認為這種比較根本不妥當,伊莉莎白具有賈伯斯欠缺的社交手腕,賈伯斯是個天才,而她是個更有雄心壯志的人。」

連在政壇多年的老狐狸都無法抵擋她的魅力,可見福爾摩斯宣傳的功力有多高超,而媒體一窩蜂的報導,又助長了 Theranos 的氣勢,讓泰勒及其他發現「檢測流程不太對勁」的員工,更難去質疑 Theranos 技術上的失誤。

就泰勒個人來說,向州立監管機構揭發 Theranos,最令他感到難受的或許不在舉證困難,而是這件事對他的家庭產生的衝擊。伊莉莎白.福爾摩斯多年來是舒茲一家的親密友人,關係好到感恩節也會到泰勒的祖父家聚餐,在福爾摩斯打電話「告狀」之後,喬治.舒茲顯然不相信孫子的解釋,他表示「Edison 已經用在急救直升機還有手術過程中」,血檢技術根本沒有問題。

這想必讓泰勒感到相當沮喪,因為他日後與《華爾街日報》接觸、祕密透露消息給媒體時曾坦言,他會冒著一切風險,像是 Theranos 為了確定他是媒體的消息來源,甚至雇了私家偵探跟蹤他,一再威脅要告他「洩漏商業機密」,還是堅持要曝光 Theranos 的情況,一方面當然是考量到患者的健康,更重要的是維護喬治.舒茲的名譽。

沒想到他做的一切努力,祖父不但不領情,還要求他要簽保密協議,保證不會把 Theranos 的消息洩密給媒體。《華爾街日報》指出,喬治.舒茲目前仍是 Theranos 的顧問委員會成員,在美國監管機關屢次開罰 Theranos 之後,喬治.舒茲似乎還沒失去對伊莉莎白.福爾摩斯的信心。

父母為了龐大律師費賣房,他仍未放棄理想

泰勒坦承為了 Theranos 的案件,父母已經替他付了 40 萬美金的律師費,相當於新台幣 1,268 萬,還賣了一棟房子。他也曾經考慮過與 Theranos 協商和解,最後卻無法說服自己接受公司開的條件。

無痛、快速血液檢測的理想在 Theranos 這家公司碰壁,不過泰勒.舒茲沒有放棄努力,他加入一個研究團隊,研發一款利用血液、唾液以及生命徵象檢測疾病的可攜式儀器,他們還參加了高通基金會贊助的 Qualcomm Tricorder XPrize 大賽。

為了戳破 Theranos 的騙局,泰勒.舒茲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高昂的法律諮詢費用,賠上自己和諧的家庭關係,更別提學生時代的理想都成了夢幻泡影,但就像俗諺常說「所有沒殺死你的事,都會成為你的養分,讓你變得更堅強」。在 Theranos 所走的彎路,或許未來能成為他的助力,而垮了一家 Theranos,也不是血檢公司的末日,只是人類得為了推進科技進步付出更多努力。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