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危機、油價大跌,通縮陰影籠罩亞洲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1 月 14 日 18:15 | 分類 國際貿易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長期低利率已經讓亞洲陷入債務危機。2013 年亞洲債務 (不包括日本) 占 GDP 比例增長兩倍,達 203%,大部分是來自企業,在包括中國與南韓等十個國家中,已經有七個國家的債務占 GDP 比超過 200%。

亞洲政府正在支持國內需求,減少債務與資產泡沫之間尋求平衡。譬如中國降低一年期貸款利率,但中國政府為避免不良貸款增加,因此暫緩更大規模的貨幣寬鬆措施。印度、南韓、印尼、泰國與菲律賓仍維持基準利率。

小摩報告指出,「當實質利率高的時候,只有政府或與政府有關的企業會利用這個優勢,但私人企業都會暫緩投資,這不利於生產環境。」因此,儘管債務風險升高,但亞洲低利率政策必須持續,以刺激私人企業投資促進生產力。

亞洲國家忙著處理債務危機,現在又面臨油價大跌,使得通縮風險已經從歐洲蔓延到亞洲,經濟活動趨緩,企業與消費者延遲支出,成為阻礙全球經濟復甦的幽靈。

原油價格暴跌,使得馬來西亞匯率下滑至 5 年來最低水準,受惠油價下跌的菲律賓以創新低的殖利率,出售價值 20 億美元的 25 年國債。新加坡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出現 2009 年來首次下滑,泰國的物價增長幅度也創五年來最慢的記錄。

報告指出,政府最終仍以低利率環境刺激經濟成長,但考量點是利率是否降的夠低,且夠及時逆轉通縮壓力。亞洲發展銀行已降低 2014 與 2015 年的經濟成長率。世界銀行今天也降低對歐元區、中國、日本經濟成長率預測,同時提高對美國的預估。

雖然中國打擊不良債務的行動可能會導致信貸與 GDP 下跌一段時間,但這也會降低風險,並啟動積極的貨幣政策,以及財政寬鬆措施。在南韓與泰國,政府也將防止家庭過度借貸,同時對良好的債務人降息。

小摩報告指出,「如果我們相信我們更需要結構改革,且改革有利於未來生產力的提升,制定正確的實質利率水準會扮演愈來愈關鍵的角色,而一個具有新生產力,以及持續成長的環境將會浮現。」

受到油價大跌影響,日本也打算降低自 4 月開始的新財年通膨目標,從 2% 降到 1.4%,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從 1.7% 降至 1.5% 或更低。經濟學家預期日本央行短期內不會再施以降息手段,他們會觀察低油價與國內薪資上漲狀況一段時間,最快也要下半年才會有動作,一般預期在健康的經濟環境當中,低油價與薪資上漲有益於通膨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