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打爛仗,市場派留 3 張王牌反攻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05 日 0:00 | 分類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大同公司股權經營權爭奪戲碼愈來愈熱鬧,2018 年 12 月 13 日大同同步宣告兩家子公司華映與綠能,各陷入財務危機,大同集團各公司股價大跌,到 12 月 21 日大同股價又殺到跌停板,市場上陰謀論四起,懷疑大同公司派有意讓股價下跌,嚇退想入主大同、來勢洶洶的市場派與外資。

這些傳聞並非空穴來風,因為大同的子公司福華公告,2018 年 8 月底至今已賣出 2 萬張大同公司股票,福華在這敏感時刻出脫大同公司股票,也難怪市場懷疑其中有陰謀。

市場派主要代表三圓建設公司董事長王光祥去年 12 月 21 日舉行記者會,痛批大同公司打假球,強調不會影響他爭取大同公司經營權的決心。

華映與綠能同天出事  是巧合,還是公司派預謀?

公司派會遭質疑,是因為有許多「巧合」。首先,大同公司轉投資的中華映管公司(華映)早在 9 月財報,就已經顯示帳上待彌補虧損高達 639.1 億元,股本虧掉 98%;大同校友總會理事長、當過會計師的巫鑫直言,華映早在 9 月就應該宣布重整了,但大同卻在 11 月 13 日,仍提高對華映背書保證金額 30 億元,並在一個月、12 月 13 日宣布華映聲請重整。

反觀同一天宣布債務協商的綠能,巫鑫指出,綠能股本是 43 億元,如果大同對綠能增加 30 億元背書保證,綠能的財務壓力就可大大減輕,大同為何不採取這種做法?而是選擇在同一天,宣布華映與綠能的財務危機,「這種種做法都相當奇怪」。

▲ 大同公司經營權受到市場派挑戰,上為大同公司董事長林郭文豔(左)與先生林蔚山(右)。

不僅如此,大同集團間母子公司的轉投資異常複雜,巫鑫指出,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豔和丈夫林蔚山的持股比重只有 1.44%,但透過轉投資能掌控的達 270 億元,「尚志資產公司的資本才 52 億元,如何能幫母公司大同背書保證高達 270 億元?」

市場派也懷疑,大同這種做法並非巧合,而是有意在華映重整前,先提高大同或有負債,並使大同股價下跌,以嚇退市場派。一方面是公司派有機會趁此回補股權,增加防禦能力,同時,若市場派以融資買進大同公司股權,股價下跌會使市場派資金壓力大增,甚至被迫斷頭賣出大同公司股票,降低市場派持股部位。

市場派絕地大反攻  翻盤關鍵在外資態度

王光祥回應,「我大部分都是自有資金,融資只有一點點,根本就不怕股價跌,股價跌我就愈買愈多。」若公司派想借大同股價下跌進場增加持股,王光祥也說:「好啊,就來 PK 啊,看誰股權買得多。」

目前市場派想入主大同,主要是靠三招《公司法》的武器尋求翻盤。第一招是過半股東可召開股東臨時會,直接改選大同董監事。據了解,市場派正在「抱團」,尋找足夠持股加入,而市場派能否集結過半股權,關鍵在於外資態度,王光祥對《財訊》表示,「我早在 12 月 18 日(週二)就自己飛一趟香港,與外資見面,本來很緊張外資會翻盤,結果外資說,早就掌握大同相關轉投資的爛帳狀況,就算爆發重整,也早在掌握內。」

但這其中仍有變數,因為有人檢舉市場派想聯合的外資中,有一部分屬於不合法的中資,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不願透露可能涉及中資的外資名字,但顧立雄表示,金管會已和境外合作監理單位查核,要找出這些外資的最終受益人是誰,如果其中有涉及中資介入大同公司經營權爭奪,金管會最晚年底前就會開罰。

對此,王光祥表示,如果買大同股權的外資有涉及外資,金管會當然應該查,而他糾集各方股權召開大同公司股東臨時會,一定會符合金管會各項規定。

如果第一招行不通,無法召開股東臨時會,第二招則是請求法院派檢查人要求查大同公司特定交易及文件,再配合第三招,要求公司監察人對公司董事提告求償,若監察人不提出,股東可以自行提出訴訟。巫鑫指出,當市場派使出第三招時,依《公司法》規定,股東提出此項訴訟時,裁判費只需繳 60 萬元,成本相當低,也為未來埋下變數。

百年大同集團的沉淪記,令不少台灣人唏噓,接下來的經營權大戰該如何善了,外界都很關注。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By Solomon203 [CC BY-SA 3.0 or GFDL],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