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飽和政策不利內外交逼,美國煉油廠求售卻乏人問津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20 日 8:30 | 分類 能源科技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美國在頁岩油的推動下,從能源進口大國恢復成能源生產大國,照理說,生產了這麼多原油,煉油廠應該忙得不亦樂乎,不過殼牌(Royal Dutch Shell)正想賣掉位於華盛頓州阿納科特斯的煉油廠,在此同時美國各地還有 7 家煉油廠求售中,總產能占全美 5%,而且還乏人問津。

整個 2019 年,僅有一家美國煉油廠成功找到下家,那是雪佛龍(Chevron)買下巴西石油(Petrobras)休士頓地區的煉油廠,其他從華盛頓州到賓州的各求售煉油廠,則求售無門,有的因為所處地理位置問題,有的因為毛利率持續下降,讓買家興趣缺缺,另外買家也擔心加勒比海區域許多煉油設施恢復運作,將會進一步惡化競爭,更降低毛利。

資本市場飽和也是現在煉油廠難以找到買家的原因之一,在此之前,美國經歷煉油廠購併潮,獨立煉油廠 Alon、Western、Tesoro 紛紛由競爭對手購併,在進行這些重大購併案後,買家例如馬拉松石油(Marathon Petroleum)已經沒有太大意願與資金能力再進行大型購併。

雪上加霜的是,不論國際上或是美國政府本身,都不斷對能源產業添加新的規範,進一步降低煉油廠的毛利。

國際海事組織(IMO)的全新規範 IMO 2020 於 2020 年 1 月 1 日生效上路,為了降低航運污染,船舶使用燃料含硫量不得高於 0.5%(舊標準為 3.5%),違規船舶可能遭到扣押,合作國家港口可能有權監視來訪船舶,為此許多油輪必須更換燃料,而使得運費上升,這提高了煉油廠進貨原油的成本。美國可再生燃料標準(Renewable Fuel Standard)規範則規定煉油廠必須在所煉出的汽油中加入生質燃料,這規範也提高了煉油廠的營運成本。

屋漏偏逢連夜雨,美國煉油廠還要面對不利國際因素,美國與伊朗之間敵對升高,雖然對國際原油價格的影響只是一時,很快又回跌,但其結果是波斯灣航運的兵險保險費用成本上升,每趟航運成本提高 15~20 萬美元不等,若是進口波灣原油的煉油廠,這筆費用又要記上去。

在內外交逼下,美國煉油廠的獲利情況節節下滑,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2019 年第四季業績下滑,主因之一就是煉油廠毛利不佳。當產業處於谷底期,獲利能力低,企業就更不願意在財務上過度槓桿,去進行大規模購併。若還有意購併,對煉油廠的估計價值也會大幅調降,使得買家與賣家在估計價值上談不攏而破局。

環境污染與意外風險也讓買家卻步

煉油集團 PBF Energy 原本預定要在 2019 年 6 月買下殼牌位於舊金山地區一處煉油廠,交易卻尚未如期完成。經營 2 家煉油廠的 CVR Energy,原本想要求售,於 2019 年 10 月表示,由於與買家在估計價值上有重大歧見,因此無法找到買家。

墨西哥灣區煉油廠規模較大,也有地理上的優勢,近於美國本身的墨西哥灣石油產區,也容易接納進口原油,位於美國東岸的煉油廠沒有這樣的地利,就更難有買家感興趣。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s)位於賓州煉油廠已經求售一年,無人問津。

賓州另一家求售的煉油廠,還附帶額外風險。2019 年 6 月,賓州能源解決方案(Philadelphia Energy Solutions)煉油廠發生大火,造成大量苯外洩,附近地區遭嚴重污染,之後破產停工,其煉油廠資產在破產清算過程中出售,但是來投標者僅有一家有意讓煉油廠復工。賓州能源解決方案也標示著買家退避三舍的原因之一:環境污染與意外風險。

買家不希望買下煉油廠以後,還要花錢更新設備,達到安全標準以及污染標準,更不希望買下資產卻發生意外事故,導致停工,更需付出巨額賠償,並面臨無止境的地方居民抗爭與法律訴訟。在煉油廠還賺錢的時候或許還願意賭賭看,當毛利不吸引人時,就更沒有買家想自找麻煩了。

獲利能力不看好,買家阮囊羞澀,或是出價極低,更擔憂污染與事故風險,種種因素下,現在求售的美國煉油廠,恐怕要晾著好一段時間了。

(首圖來源:pixabay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