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利率禍首不是美聯儲,而是富人儲蓄過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31 日 12:19 | 分類 財經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2020 年 3 月疫情開始以來,全球億萬富翁財富激增超過 5.5 兆美元,增幅超過 68%,短短 17 個月就超過疫情前 17 年增幅。許多人指責是低利率導致富者愈富,但美國一項研究推翻這種想法,該報告對貧富差距下結論,認為富人越來越富,是因為富人儲蓄最多,美聯儲降低利率的作為是不得不的選擇。

經濟學家警告說,接近零的利率會加劇不平等。但是,美國國家經濟研究院 (NBER) 認為,是富人讓利率穩步下降。該論點是認為,由於世界各地儲蓄不斷膨脹,自然利率在近五年內一直在穩步下降,美聯儲為了防止大量儲蓄過度刺激經濟,不得不將利率維持在非常低程度。

研究人員團隊專注於自然利率或稱 r*(r-star),這並非是一項具有實際數字的利率,是假設最大就業與穩定物價目標下,一種經過計算出的最適宜的實質利率水準。研究人員發現,r* 下降帶動股票和其他資產價值而加劇不平等,但貧富差距可能首先是導致自然利率下降的禍首。

首先,美國富人在總收入中所占的比重越來越大。研究顯示,到 2020 年,收入最高的 10% 占美國總收入約 45%,而 1970 年代僅 30%。錢愈來愈多,自然儲蓄就愈多。2019 年,約 40% 私人儲蓄由美國最高收入者持有,高於 1995 年 30%。富人帳戶裡的數兆美元現金拖累自然利率走低。

由於擁有大部分資產的是非常富有的人,因此利率下降反倒會使他們變得更富有,這就是不平等導致不平等的惡性循環。只是目前尚不清楚儲蓄過剩在多大程度上推動自然利率的下降,報告只是要強調,雖然不是唯一因素,但也是重要關鍵。

研究人員還強調扭轉不平等的難度,以及貧富差距在現代美國經濟中的根深蒂固。既然難以扭轉不平等,隨著疫情讓世界財富極端分化,愈來愈多組織開始想讓富人掏出口袋裡的錢。

美國政策研究所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 文章指出,低收入國家只有不到 1% 的人接種疫苗,而大型製藥公司的利潤讓 Moderna 和 BioNTech 的 CEO 成為億萬富翁。COVID-19 危機已使 2 億多人陷入貧困,2020 年全世界婦女收入損失至少為 8 千億美元,相當於 98 國 GDP 總和。與此同時,現在每分鐘有 11 人死於飢餓和營養不良,超過 COVID-19 死亡人數。

全球平等倡導者呼籲各國政府對這些億萬富翁在疫情期間得到的意外之財徵收一次性 99% 的稅,支付地球上每個人接種 COVID-19 疫苗的費用,並向所有失業勞工提供 2 萬美元現金補助。

過去,政府為應對重大危機求助最富有的人不是沒有前例,一戰和二戰後,歐洲國家和日本徵收一次性財富稅用於重建。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包括冰島等國引入臨時財富稅,幫助補充公共金庫。

貝萊德前董事總經理莫里斯珀爾 (Morris Pearl) 也說,「隨著數百萬人失去生命和生計,全球億萬富翁財富激增是各國無法再忍受的疾病。富人無休止增加財富對任何人都沒好處。」他說,這種可能有更大用途的資源囤積讓經濟正在窒息,億萬富翁需要拿出現金,政府需要透過徵稅讓他們這樣做。

(首圖來源:Flickr/Ervins Strauhmanis CC BY 2.0)